汉译组构标记择优论
——汉译语文研究之一

黄忠廉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翻译学研究中心,广东 广州 510420)

摘 要:译者组织汉译时,双语的各种组构标记会产生冲突。本文以英语被动态汉译时对主动句、中动句和有标被动句的优选为例,讨论汉译组构标记择优论问题。本文认为,汉译时总体上应充分发挥汉语优势,兼顾外语优势,尤其要注意将外语优势转化为汉语优势,如将印欧诸语言的被动态译为汉语的主动态;外语向汉语转化时须遵循汉译组构标记择优序列。掌握这一序列将有助于汉译规范化,丰富且保护汉语特色。

关键词:汉译组构;标记;择优;被动态

一、引言

语言中丰富的同义手段为译者提供了多种选择。一句话百样说,百样说自然有百样色彩,但较大或些微的差异必然存在。汉语同义句较多,为汉译提供丰富的选择资源。同义句是典型的同义结构。同义结构之“义”指语文单位逻辑义及其语法成分之间的关系义,如“我打破了杯子”“我把杯子打破了”“杯子被(叫)我打破了”具体语义相同,句法结构不同,构成了同义结构。而汉译组构指汉译单位由小到大不断组织构成话语实体的过程及其成品,其结果基于又有别于汉语结构。过往研究关于翻译同义问题的讨论多停留于词语和句式层面,其实“同义手段在语篇层面是大量存在的,并且具有多种表现形式”(郑庆君2006)。邓中敏和曾剑平(2020)认为同义句是可形成互文见义的修辞手法,为避免行文的单调,或适应文体表达的某些要求,可利用同义手段将一个意思比较复杂的语句有意识地分成两个或三个形式相同(或大致相同)、用词交错有致的语句,使语义表达更加严密和充分。本文以同义句为观察点,从句子层面出发,认为汉译是义一形多的艺术,即原文意义不变(为“一”),汉语表达形式多样(为“多”)。多个汉语句子即构成同义句。狭义同义句指“句子的语序不同或构造不同而表达的内容基本相同的两组或几组句子”(赵金铭1993)。汉译时除了上述狭义同义句之外,更要重视广义同义句,即表达同一个判断的不同句子或传达同一个意思的不同语法形式。本文以英语被动态汉译时主动句、中动句和有标被动句的优选为例,讨论汉译组构标记择优论问题。

二、汉译:同义组构选择的艺术

既然同义句“同义”,其同义结构就具有统一性。第一,各同义句形不同,义却相同或大致相同;第二,具有同义关系的各同义结构互补,不仅在形式上互补,更在功能上互补;第三,各同义结构间的对立或差别在一定条件下可被转化,表达功能相差很小。这就为译者提供了选择的空间。过往研究比较在意翻译中同义词的选择,其实同义句是译者首先应该关注的,在此之下才可以考虑同义词选择,即后者往往受制于前者。

在语言同义句式远多于言语同义句式时,需要语用价值和文化背景予以观照,从而在多种潜在的译式中选定一个或几个译案。从甲语到乙语的翻译实际上走过了两个同义组构过程:“义一言多”和“义一形多”。翻译首先是“义一言多”的行为,即世界上不同语言可表达同一对象。“义一”指原文所表达的内容;“言多”指表达这一内容的多种语言。人类思维的共性决定了能对同一事物具有大致相同的表达能力,特性决定了表达手段的差异。若用M 指代意义,L 指代语言,“义一言多”的行为可表示为图1。

图1 义一言多

翻译其次是“义一形多”的行为,即世界上同一对象可用同一语言的不同手段表达。“义一”仍是原文所表达的内容,“形多”则是同一语言表达这一内容的多种形式。同一民族的思维方式决定了能对同一事物具有大致相同的表达能力,但个体差异和语言资源的丰简决定了表达手段是否具有多样性。面对原文,尤其是富含文化内涵的词句,修养深厚的译者在沉吟之际常会想到各种译案,再多中选一。若用M 指代意义,F 指代形式,“义一形多”的行为可表示为图2。

图2 义一形多

请看典型例证:

(1)As oil is found deep in the ground, its presence cannot be determined by a study of the surface.Consequently, a geological survey of the underground rocks structure must be carried out. If it is thought that the rocks in a certain area contain oil, a “drilling rig” is assembled. The most obvious part of a drilling rig is called “a derrick”. It is used to lift sections of pipe, which are lowered into the hole made by the drill. As the hole is being drilled, a steel pipe is pushed down to prevent the sides from falling in. If oil is struck, a cover is firmly fixed to the top of the pipe and the oil is allowed to escape through a series of valves.

原译:因为石油深埋在地下,靠研究地面,不能确定石油的有无,因此,对地下岩层结构必须进行地质勘探。如果认为某地区的岩层含有石油,那就在该处安装“钻机”。钻机中最显眼的部件叫作“井架”,井架用来吊升分节油管,把油管放入由钻头打出的孔中。当孔钻成时,放入钢管防止孔壁坍塌。如发现石油,则在油管顶部紧固地加盖,使石油通过一系列阀门流出。

试译:石油深埋地下,仅凭地表研究难以找到,因此,有必要对地下岩层结构进行地质勘探。一旦确认某地岩层含油,就布下“钻机”。钻机最突出的是“井架”,井架用来吊升油管,把它放入钻出的井眼。一边钻井,一边下管,以防井壁坍塌。一旦钻出石油,就在油管顶部加盖封紧,石油就通过一个个阀门流出。

例(1)就是英语被动句汉译时不见“被”字的典型例证。原文14 个谓语动词就有13 个用了被动态,虽然原译和试译都把“被”字转化了,但试译更为简洁、地道。

三、汉译组构标记择优序列

译者在组织汉译的过程中会用到多个同义结构,往往要根据语境选择最佳或较佳的结构。其组构标记择优序列是无标组构>有标组构。本文以英语被动态的汉译为例,汉译被动句有的用被动标记(下称被标或有标),有的不用被动标记(下称无标)。

(一)无标组构作为首选

汉语组构有时带标记,有时不带,如偏正结构的标记是“的”,“红色的棉袄”可直接说成“红色棉袄”,后者更加简明经济。对于英语被动态汉译时是否带被动标记,择优序列依次是主动句、无标被动句、有标被动句,其中有标被动句分为用动词作标记的动标被动句和用介词作标记的介标被动句。择优序列则具体为:主动句>无标被动句>动标被动句>介标被动句。

1.优先译作汉语常态组构

汉语主动句多于被动句,因为主动句是汉语常态组构。汉语主动态更是用得比英语多,只要被动态不成为原文的一大特色,就均可用汉语的主动形式表示被动义。即使是被动句,汉语也尽量出现施事,或者可以补充施事。而英语约有五分之四的被动句不出现施事,汉语则相反。如果英语被动句含有施事,只要不存在修辞作用,一般就可译作汉语主动句。

汉译时使用被动句通常是为了强调受事,被动句不可随意变为主动句。这种“被动句主语强调论”常使我们对被动句的语意重点产生误解和误译(李引、王桂之1996)。对英语被动句大量实例的研究表明,英语被动句主语多半是陈述的起点,充当话题,一般不是被强调的成分。只有在被动句主语为加不定冠词或零冠词的名词时,主语才传达新信息,可能成为信息焦点,这时英语被动句不能译作汉语被动句,否则便带有翻译腔。如例(2):

(2)A decision was arrived at yesterday.

原译:一项决定昨天被作出。

试译:昨天作出了一项决定。

由例(2)可知,被动态与主动态之间存在逆关系。从逻辑上讲,被动句转换成主动句看似存在语序变动,实际上是原语主动句转换成被动句之后,进入译语又转向事物的正常表述状态。在转换中,找准行为动词,再把施事前置、受事后置,即可恢复原有的施受逻辑关系,完成转换。主动态与被动态是动词行为的主客体不同关系的体现,主动态是从主体出发表述事件,被动态则是从客体出发表述事件。主动态与被动态在修辞作用不明显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变被动态为主动态,以符合汉语的特点。

2.不改变标记的核心要素,改为主动组构

汉译时不改变汉语标记的核心要素,如被动句的动词,而改为动词的主动句形式。比如可将英语的被动态译成汉语的以下句式:1)泛指人称句,英语的被动句不出现施事时可译作汉语的泛指人称句;2)无主句,以词或主谓短语以外的短语构成的句子;3)不定人称句,只强调动词的行为而不强调行为的主体。如例(3)—(6):

(3)Electrons are known to be minute negative charges of electricity.

大家知道,电子是极其微小的负电荷。

(4)A pickpocket who steals |S100 may well go to prison,but imprisonment of a person evading payment of a simillar sum in taxes is almost unheard of.

一个偷了100 美元的小偷很可能会坐牢, 但却几乎没听说一个人因为逃税达同样金额而入过狱。

(5)It has been proved that a direct current is a flow of electrons that move continuously in one direction.

原译:有人已经证明直流电是不断地以一个方向运动的电子流。

试译:业已证明,直流电是朝一个方向不断运动的电子流。

(6)It is well known the Tibet is a terri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众所周知,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

例(3)用了泛指人称句,不指具体的人,而是指某一种人或某一类人;句中用了“大家”,同类用语还有“人家”“别人”“人人”“人们”“他们”等。例(4)后半句译成了汉语的无主句,也称非主谓句,以动词性非主谓句为主,有时在一般动词前还可加上“必(须)”“应(该)”等动词;例中“没听说”指谁没听说,汉语不必说出。例(5)中,汉译的行为主体可能没必要指出,也可能无法明确,甚至是完全不可知;常译作不定人称句的英语句型是“it+be+V-ed”,这一句型通常译作“据+V”“有人V”“业已明确/探明/证明”等,如“It is said”(据说)、“It is reported”(据报道)等。

英语被动态还可通过以下方式译成汉语:1)“把/将”字句,“被”字句可与“把/将”字句调配使用,“把/将”字句更能替代“被”字句;2)判断句,英语被动态的动词形式与系表结构形式上并无二致,表语多半由动词的过去式转化而来;3)模糊动词被动含义,因为施事与受事密切相关,彼此地位平等时,可以模糊动词的被动含义。如例(7)—(9):

(7)When suction strainers are located inside the reservoir, they must be removed occasionally for cleaning.

原译:当吸滤器位于油箱内时,必须间或将滤器卸下以进行清洗。

试译A:吸滤器位于油箱内时,吸滤器有时必须被卸下来清洗。(“被”字句)

试译B:吸滤器位于油箱内时,有时必须把/将吸滤器卸下来清洗。(“把/将”字句)

试译C:吸滤器位于油箱内时,有时必须卸下清洗。(无主句)

(8)Rainbows are formed when sunlight passes through small drops of water in the sky.

原译:阳光透过空中的小水滴形成了彩虹。

试译:彩虹是阳光透过空中的小水滴形成的。

(9)She is shocked into a confession of guilt.

她吓得承认自己有罪。

例(7)试译B 的“把”字句是一种特殊单句,其中的动词必须是及物动词,且能支配提到前面的宾语,置于动词前的宾语要尽量靠近动词。例中试译A 译作“被”字句,用“被”字不自然;试译B 译作“把/将”字句,但不够简练;试译C 后半句将“吸滤器”舍去,更加简练。例(8)原文逻辑上有动静之分:被动句强调行为及其过程,系表结构强调性质或状态。但是,只要语义不造成大的差别,例(8)原文就可译作汉语判断句。例中两种译文相当,可据上下文的连贯选其一。其中,试译是判断句,可表达原文被动之意。例(9)原文动词表示被动义,这类动词多半表示施受关系,有时还带有with、into 等介词,译文对被动义进行了模糊处理。

3.改变标记的核心要素,改为主动组构

汉译时改变标记的核心要素,如被动句的动词,改用汉语的常见结构,即主动句。这种情况主要涉及三种:1)表被动义的动词向表主动义的动词转换,即利用词义相对的动词进行转换,将被动义变为主动义,如“买”与“卖”、“给予”与“获得”等;2)省略动词,将其他词译作动词,形成主动句;3)将表被动义的动词译作名词。如例(10)—(12):

(10)The convict was released from prison after serving his sentence.

原译:这个罪犯在服刑之后被释放出狱。

试译:这个罪犯刑满释放了。

(11)The application of the resulting curve in actual computation is accomplished by table look-up.

原译:通过查表即可应用实际计算中所获得的曲线。

试译:通过查表即可运用实际计算所获得的曲线。

(12)The operation was designed to make the public believe that Concorde was a danger to the environment in terms of noise and air pollution.

这个行动计划旨在使公众相信,协和飞机的噪声和空气污染危害环境。

例(10)原译和试译的被动态转换体现在同一动词上,换言之,该动词既可表主动,也可表被动,只是表被动时构成无标被动句;“刑满”是动词,指服刑期满,罪犯不会自己释放自己,只能是执法部门释放他。例(11)原文表被动的动词有时省略,而将动词或与动词连用的介词所涉及的名词译作相应的动词,形成主动句;例中原文的主要成分是“The application is accomplished”,其逻辑意义相当于“The resulting curve in actual computation is applied”,经过思维转换,application 可汉译为“可运用”。例(12)中,原文表被动义的动词designed 可译作名词,作汉语句子的主语,谓语则由原句其他成分充当;实际上,“be designed to do sth”已成为习语,意为“be made or planned for a particular purpose or use”,试译取其关键词purpose,将原文的谓语动词译作名词“行动计划”,消解了被动义。

(二)中动句作为第二选择

无标组构是中间派,既包含主动形态,也具有有标内涵。最典型的就是无标被动句——中动句,也叫意念被动句、受事主语句、当然被动句,能进入中动句的动词都是及物动词,但并非所有的及物动词都能构成中动句。中动句有以下特征:不用介标,不用动标,只出现受事和行为,不出现施事;由句子本身的逻辑关系显示出被动义,与一般主动句相似。可见,中动句是语表主动而语里被动的句子。英、汉语都有中动句,但汉语远多于英语,汉译时应当多用中动句。这类被动句的被动义主要是靠语境推断,英语表被动的谓语动词进入汉语句子后才能确定其意义是否属于被动。

英语被动义可用汉语中动句表达:受事+动词(+附属成分)、受事+形容词+动词、受事+能愿动词+动词、受事+动词+施事、受事+动词+不+附属成分(李秀香2001)。相应的译例如下:

(13)It was on their mudbrick walls that the slogans were chalked.

标语就刷在这些房子的土墙上。

(14)The book hardly sells.

这书很难卖。

(15)The hydraulic power produced by the turbine or absorbed by the pump can be determined by measuring a differential pressure.

涡轮产生的液压功率和泵吸收的液压功率可通过压差测定。

例(13)原文的被动句表示受事所处的状态,常受到一定的句法限制,汉译时使用的附属成分有“着”“了”“过”“起来”“在”等。例(14)的形容词主要用于表示行为的性状,常用的形容词有“好”“难”“容易”等。例(15)所示的中动句表示受事的一种可能性、意愿、必要性等,常用的能愿动词有“能”“要”“会”“可”“愿”“应该”等。再如例(16)—(18):

(16)I hope you didn’t get soaked standing out in the rain.

我希望你站在外面没有淋透。

(17)Certain substances have the property of attraction iron, this property being called magnetism.

某些物质具有的吸铁的特性称为磁性。

(18)The door won’t shut.

这门关不了。

例(16)汉译用了中动句,“淋透”的施事与受事可以互换,而动词不变。例(17)的被动句表示受事具有的性质或特点,常使用“V 起来”“叫(作)”“能(够)”“会”“可(以)”“称为”等词或结构。例(18)是中动句的否定形式,附属成分包括“得”“了”“着”“上”等。

及物动词涉及施事与受事,既可从施事角度,也可从受事角度去描写。而中动句没有词项标记,结构相对简单,习得难度较小,儿童能较早习得。有标被动句基于中动句,通过扩展、替换、联结等句法手段生成。王灿龙(1998)总结出汉语中动句可使用的动词词表,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以下摘录部分可进入中动句的单、双音节动词:

(三)有标组构作为最终选择

随着中西文化交流(尤其是近大半个世纪以来),汉译有标组构使用得越来越频繁,呈增多的趋势。在英语被动态的汉译中,动词是表示被动义的词汇手段,又分三种:一是表遭受义的动词,如“受(到)”“遭(受)”“挨”“蒙(受)”等;二是表获得义的动词,如“得(到)”“有”“获(得)”等;三是表给予义的动词,如“加以”“给(以)”“予(以)”等。如例(19):

(19)Only objects struck by the light are visible.

原译:只有被光照到的东西才能被看见。

改译:光照射到的物体才是可见的。

试译:物体受到照射,才看得见。

例(19)试译中用了“受(到)”的标记。“受”有“接受”和“遭受”之意,常用来表示被动义,前者与表示如意和中性的词语搭配,后者与表示拂意的词语搭配。

动标被动句有别于介标被动句:1)动标被动句在意义上是被动句,形式上是主动句,其主语是受事。如“玛丽得到了学校的表扬”。2)施事可不出现,也可以定语形式出现,不用介词引介,如上例,施事是在句中作定语的“学校”。3)受事主语并非“受(到)”“遭(受)”“挨”“得(到)”“有”“获(得)”“加以”等词的对象,而是作宾语的及物动词的对象,如上例,玛丽是“表扬”的对象,而非“得到”的对象。

现代汉语介词共分四大类:介词、动介兼类词、介连兼类词和介助兼类词。据观察,表达被动义的介词有“于” 和“为(为……所……)”,介助兼类词有“被”和“给”两个,动介兼类词有“挨”“捱”“叫”“教”“经”“经过”“让”“由”“归”“任”“一任”“任凭”“任着”“听”“听任”“听凭”“随”“令”等(陈昌来2002:50-51)。英语的被动态多半通过动词的屈折变化标示,汉语则通过添加适当的介词标示,凡用“被”之处,还可用其他介标表示。与“被”字具有相同介引功能的词都由动词演化而来,都经历了语法化过程,其中的“挨(捱)” “叫(教)”“让”等仍保有动词的含义。如例(20)和(21):

(20)The samarium-cobalt actuator is located along the control surface hinge in a space that would not be large enough to contain a hydraulic unit.

钐钴促动器位于舵的铰接接头处,该处空间很小,装不下一台液压组件。

(21)The prize has been won by John.

奖品由约翰赢走了。

例(20)中,“于”用作被标,主要表现为“V 于V”和“V 于N”两种结构,根据语气的需要,有时要在V 前加上“可”“能”“会”等字,表示事物的一种性能。例(21)中,受事the prize 是传达已知信息的话题,而施事John 是表述语意重点的未知信息,体现了句末信息焦点原则。译文中“由”用作被标。

汉语介宾短语表达被动义的用法很明显是舶来的。汉译介宾短语“在N 中/下”,其中的N 实际上是动词临时获得的名词化形式,其逻辑上具有被动意味,指“N 处于被V 的状态中/下”。译作汉语介宾短语的多半也是英语的介宾短语,宾语是名词或动名词。如例(22)和(23):

(22)The murder is now under investigation.

这一谋杀案正在调查中。

(23)Nuclear power plants are said to be under preparation for construction.

据说,核电站正在筹建(之中)。

例(22)中,原文可以改写为同义表述“The murder is investigated now”,也可用中动句译作“这一谋杀案正在调查”。这种译法明显是受英语under 一类词词义的影响。据《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四版增补本),under 有一义项:“being in a state of (sth)在(某事物)的状态中:building under repair/construction, i.e. being repaired/built 修缮(建造)中的建筑物”。例(23)基本同理。

四、结语

汉译时外语的诸多优势有意无意间成为翻译腔的诱因。迄今为止,汉译中“被”字使用的频率还是高于本土作品。汉语丰富的被动句式为译者提供了多种选择的可能,印欧诸语言被动态汉译时,可按主动句、中动句、动标被动句、介宾短语、介标被动句等的序列优选,避免多用、生用、滥用“被”字。依此可以类推,译者在组织汉译时,汉译组构的各种标记应充分发挥汉语优势,兼顾外语优势,注意二者所构成的变化区间,了解其连续统中诸多过渡手段。因此,译者在组织汉译时不仅要符合汉语规范,更要注意将外语优势转化为汉语优势。

参考文献:

陈昌来. 2002. 介词与介引功能[M]. 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邓中敏,曾剑平. 2020. 政治话语重复修辞的翻译——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为例[J]. 中国翻译(5):136-144.

李秀香. 2001. 英语意义被动句与汉语受事主语句的比较[J]. 四川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80-84.

李引,王桂芝. 1996. 英语被动句与强调的英汉比较[J]. 外语学刊(1):49-51.

王灿龙. 1998. 无标记被动句和动词的类[J]. 汉语学习(5):15-19.

赵金铭. 1993. 同义句式说略[J]. 世界汉语教学(1):26-32.

郑庆君. 2006. 同义手段的语篇视野[J]. 求索(3):193-195,143.

On the Preferential Selection of the Chinese Constitutive Markers: A Series of Studies on Language and Characters in Chinese

HUANG Zhonglian
(Center for Translation Studies,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Guangzhou 510420, China)

Abstract: When Chinese translation is formulated, constitutive markers from both languages may conflict. This paper attempts to describe the preferential selection of Chinese constitutive markers when English passive voice is translated into active, middle voice and marked passive sentences in Chinese.The advantages of Chinese language should be fully utilized while those of foreign languages should not be ignored and it is particularly rewarding to transform foreign language advantages into Chinese ones.Such is the case when passive voice in Indo-European languages is converted to active voice in Chinese,during which process the preference hierarchy of Chinese constitutive markers could be followed. To adopt preferential selection is to help standardize Chinese translation, and to enrich and preserve the features of Chinese language.

Key words: construction of Chinese translation; marker; preferential selection; passive voice

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1)06-0065-08

收稿日期:2021-11-02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后期资助重点项目“翻译变化机理论”(20FYYA002)

作者简介:黄忠廉,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研究方向:翻译学。邮箱:zlhuang16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