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在英汉演讲中的社会语用特征对比研究

韩东红

(厦门工学院 外国语学院,福建 厦门 361021)

摘 要:本研究通过自建语料库,结合语言顺应论分析英汉演讲中的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以考察言者的社会地位对其使用频率、句法位置、搭配模式和语用功能的影响。结果发现,言者地位越高,使用“but”和“但是”的频率越高,且“but”的使用频次高于“但是”。“but”较常见于句中,“但是”较多见于句首。“但是”的连用比“but”更为频繁,地位高者常用“but”加条件标记语,“但是”加对比标记语,而地位低者极少连用。地位高者多用“but”陈述事实,“但是”表达信念;而地位低者多用“but”转换话题,“但是”表明立场。不同地位的言者使用“but”和“但是”时在句法位置和语用功能上存在显著性差异。演讲中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的使用体现了言者对其社会地位的顺应,具有明显不同的社会语用特征。

关键词:话语标记语;社会语用特征;社会地位;语言顺应

一、引言

话语标记语也称为话语联系语、语用标记语(如“and”“but”“so”“in fact”“you know”“I mean”和“而且”“但是”“因此”“事实上”“你知道”“我的意思是”等),是一种常见的话语现象,是言者为引导和制约听者正确理解话语而选择的语言标记(何自然、冉永平1999)。话语标记语研究最早可追溯到20 世纪70 年代(Lakoff 1971),迄今已取得了丰硕成果。不少学者关注话语标记语的社会语用特征,结合言者的性别、年龄、社会地位等分析话语标记语的社会语言学变异。Östman(1981)研究发现,女性使用“you know”的频率高于男性。Andersen(2001)认为,除性别以外,社会地位也是影响话语标记语的因素,如社会地位较低者习惯用“you know”“innit/is it”表达个人观点、增进彼此感情和提高凝聚力,而社会地位较高者则常用“I think”强调个人观点。许家金(2009)比较了我国青少年口语中话语标记语的性别差异,认为女生比男生更常使用话语标记语,特别是相对消极的回馈式或应答式标记语,如“嗯”“好”等。郑群(2014)对“you know”的研究发现,除社会阶层较高者使用频率低外,该表达式与社会阶层没有显著相关。Gabarró-López(2020)通过研究手语中的两个话语标记语PALM-UP 和SAME,发现年龄、教育背景等社会因素对话语标记语的影响不大。学界不乏“but”和“但是”的相关研究,但对其社会语用特征鲜有涉及,两者的对比研究也不多(席建国、陆莺2006),社会语用视角的对比研究则更少。鉴于此,本研究尝试通过自建英汉演讲语料库,结合语言顺应论,分析言者的不同社会地位对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在使用频率、句法位置、搭配模式和语用功能方面的影响。

二、“but”和“但是”的研究回顾

“but”和“但是”是演讲或日常会话中使用频率较高的话语标记语(Han 2011;Tseng 2013),多年来众学者分别对两者进行了研究。目前有关话语标记语“but”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第一,在言语交际过程中言者使用“but”是对听者预期的一种否定。如Lakoff(1971)最早将“but”定义为对比性话语标记语,认为它表示前后对照关系,暗示言者对听者预期的一种否定,后来Blakemore(2002:103)从认知角度进一步证明了这一判断。

第二,“but”表示上下文信息的前后对比。如Fraser(2006)认为,“but”可表示前后子句信息间的直接对比和间接对比。当子句S2 的显性意义与子句S1 的显性意义形成对照时,but 就形成了前后信息的直接对比;当子句S2 的显性意义与子句S1 的隐含意义(或预设)形成对照时,“but”则构成了前后信息的间接对比。此外,当“but”在子句S2 中单独出现时,可与其他话语标记语连用(Fraser 2013)。

第三,“but”表示一种程序意义,在交际中对话语理解有制约作用。Schiffrin(1987)认为,“but”能表示推理性对比、功能性对比和对比性行为,且这三种情况可同时发生,但各种对比之间并不总是有明显差别。此外,“but”在口语中可表示叙事的开始或终结,也可用于言者被打扰或中断话语后引导听者回到叙事的主线中,或用于听者通过提问使言者回到叙事进程中(Norrick 2001)。

学界对“但是”所持的观点与“but”类似。吕叔湘(1982)较早从语义视角指出“但是”的前句是引起预期,而其后句与预期不一致。廖秋忠(1992)同样认为,转折词连接成分表示所连接的事件、条件或愿望与实际或预期结果不协调。口语中“但是”常表示前后内容对立(Ross 1978),或通常表示一种前后话语信息或结构的对比(Miracle 1991),其连接的前后成分有相似的句法结构和语义关系,而引出的命题内容能使听者放弃现有的假设或预期(冉永平2000)。“但是”也常用于正式文体,特别是在独白语篇中出现,它表达的是一种内部主题对立,引出新的话题成分,标志着即将引起(听者的)非期待反应(dispreferred response)(Wang & Tsai 2007)。Wang(2005)认为,“但是”在口语中表示一种显性对立,可表示局部语篇或整体语篇的对立。Feng(2008, 2010)对“但是”的研究结果和Fraser(2006)对“but”的研究结论基本相似,对比性标记语可表示显性对立和隐性对立,不同的是,Feng(2008, 2010)认为“但是”表示的隐性对立有第三种可能,即前后对立的两个命题都是隐含的。此外,Tseng(2013:108)认为,“但(是)”可用来表示对比、帮助听者理解前后话语、抑制潜在的威胁面子行为、帮助言者的评估行为以及发出“预先建议”的信号等。

以上回顾表明,现有对“but”或“但是”的研究大多侧重于其语篇连贯、句法特点和话语功能等,很少关注言者社会地位因素的影响。此外,相关研究在语料选择上重对话而轻独白(Han 2011)。因此,本研究以英汉演讲为语料,结合语言顺应论,比较分析不同社会地位的言者使用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的社会语用特征。

三、语言顺应论及语境的社会属性

语言顺应论认为,由于语言具有变异性、商讨性和顺应性,语言的使用是语言使用者通过顺应语言语境和交际语境而不断选择语言的过程(Verschueren 1999)。语言语境包括上下文、语言结构及其建构规则等。而交际语境包括话语双方、心理世界、物理世界和社交世界等因素。首先,语言的选择必须顺应话语双方。言者应根据双方的身份、社会地位、年龄、性别、职业和教育背景等使用语言。心理世界包括交际双方的个性、情绪、愿望和意图等,免不了受社会因素的制约。物理世界指言语交际的时间和空间概念,不仅包括交际发生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也包括时代背景、所属区域或国家等,因此也不可避免地涉及社会因素。社交世界的顺应指语言的选择必须符合社交场合、社会环境、语言社团的交际规范等,有明显的社会属性。因此,语言的选择是社会化的个体在社会规约的制约下所完成的动态过程(于国栋、吴亚欣2003)。在语言顺应论视角下,话语标记语作为一种语言选择,必然受以上社会因素的制约。

四、语料与统计方法

本研究选择2013—2014 年间中外新闻网站(如中国日报、新浪网、福克斯新闻网等)的英汉语各30 篇演讲稿,建立英汉演讲语料库。参照Andersen(2001)的分类方法,将演讲者的社会地位分为高(国家领导人)、较高(部级官员)、中等(其他领导)、低(非领导人)四组,并按此划分进行话语标记语分析。

首先,用ICTCLAS 软件对汉语语料库进行词语切分,以保证英语和汉语语料在相近的总词数基准下进行比较。其次,用AntConc 3.2.4w 软件,根据不同社会地位按语用功能统计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其中“但是”也包括其变体“但”“可是”“可”等。再次,人工排除非标记语(如“nothing but”中的“but”、“不但”中的“但”等),计算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的标准频率(每万字频率),按句法位置(句首、句中、句末)和搭配模式统计其分布特征。最后,用SPSS 25.0 软件的T 检验考察语料分布的差异性。

五、结果与讨论

(一)“but”和“但是”的使用频率及其社会语用特征比较

如表1 所示,从社会地位看,言者的社会地位越高,“but”和“但是”的使用频率越高,其中地位高者比低者使用的频率分别高约2 倍和5 倍。该结果与文献结果一致。Andersen(2001)研究发现,地位较高者在口语中使用话语标记语的频率较高。演讲中,言者地位越高,越注重使用话语标记语以加强语言的逻辑性和连贯性,并借此吸引、控制、激发和激励追随者,从而实现宣传其主张的目的(桑普尔2004)。因此,“but”和“但是”的频率差异体现了言者在语言选择时对其社会地位的顺应。

表1 “but”和“但是”在演讲中的使用频率

话语标记语 演讲篇数 演讲总词数 社会地位 频次(标准频率) 合计高54(11.5)but 30 47121较高 44(9.3)中等 35(7.4)低19(4.0)152(32.2)高40(9.5)但是 30 42022较高 33(7.9)中等 30(7.1)低7(1.7)110(26.2)

演讲中“but”和“但是”使用频繁,标准频率分别为32.2 和26.2。该结果与前期研究相吻合。“but”在演讲中的使用频率仅次于“and”(Han 2011),而“但是”在独白语篇中的使用频率最高(Miracle 1991;Wang & Tsai 2007)。其原因主要在于演讲是阐明观点、宣传主张的言语交际活动,出现互相冲突的观点时,“but”和“但是”作为对比性标记语,顺应语言语境和交际语境,加之“对比性关系本身变化极其灵活”(Schiffrin 1987:153), 因而有助于听者在理解话语时通过顺应语境寻找关联, 减少认知努力,增强语境效果(Blakemore 1987:141)。此外,“but”等对比性标记语具有对比、消除期待和纠正命题等功能(Fraser 1998, 2006),有助于言者实现其演讲目的。

“but”和“但是”的频率高低差异也体现了言者对英汉语不同文化的顺应。汉语来自高语境文化,信息传递可通过肢体语言、上下文联系和场景等实现;英语来自低语境文化,信息传递主要由语言、文字和符号等来表达(窦卫霖2011)。在表达形式上,“英语注重形合,常借助连接手段,因而比较严谨。而汉语注重意合,不用或少用连接手段,因而比较简洁”(连淑能1993:58)。如例(1)和(2)的英语结构完整,话语标记语“but”不可缺少;而其汉语表达简洁,不用“但是”意义同样完整。

(1) I’ve made proposals, but they proved futile.

说是说了,没有结果。(连淑能1993:54)

(2) Smart as a rule, but this time a fool.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连淑能1993:55)

(二)“but”和“但是”的句法位置及其社会语用特征比较

语言的选择不仅要顺应语言结构,也要顺应语言的建构规则(Verschueren 1999:134-144)。演讲中“but”和“但是”在句法位置上存在异同。表2 显示,“but”和“但是”均用于句首和句中,而不用于句末。演讲中“but”以句中较为多见,该结果证实了对比性标记语(although 除外)常以S1+but+S2 结构呈现的观点(Fraser 1998)。“但是”多见于句首,该结果与邢福义(2001)所持的“但是”更常见于句中的观点不同。话语标记语有局部连贯和整体连贯的作用(李佐文2003)。“but”在句中时表示话语内相邻句子之间在语义上的关联,起局部连贯的作用;在句首时多表示话语起始,构建话语的整体框架,起整体连贯的作用。句法位置的分布特征也表明了言者对英汉语文化的顺应,英语来自低语境文化,除注重整体连贯外,更强调局部连贯;汉语来自高语境文化,更注重意义上的整体连贯(连淑能1993;窦卫霖2011)。

表2 社会地位与“but”和“但是”的句法位置

句法位置 社会地位 小计but 但是频次(标准频率)but 但是高22(4.7) 20(4.8)句首 较高 21(4.4) 19(4.5)中等 18(3.8) 20(4.8)低6(1.3) 4(0.9)67(14.2) 63(15.0)高33(7.0) 20(4.8)句中 较高 23(4.9) 14(3.3)中等 17(3.6) 10(2.4)低12(2.5) 3(0.7)85(18.0) 47(11.2)高0 0较高 0 0中等 0 0低0 0合计 152(32.2) 110(26.2) 152(32.2) 110(26.2)句末0 0

从社会地位看(见表2),言者的地位越高,越注重语言的局部连贯和整体连贯。地位高者在句首使用“but”和“但是”的频率分别是地位低者的近4 倍和5 倍;在句中时,地位高者使用的频率分别是地位低者的近3 倍和7 倍。用SPSS 25.0 对不同地位言者使用的“but”和“但是”的句法位置分布进行独立样本T 检验,发现“but”和“但是”位于句首时,地位高者和低者间存在显著性差异(p=0.044<0.05),地位较高者和低者间存在显著性差异(p=0.047<0.05);“but”和“但是”位于句中时,地位高者和低者间存在显著性差异(p=0.008<0.05)。

(三)“but”和“但是”的搭配模式及其社会语用特征比较

由于功能的多样性,话语标记语种类繁多,可分为对比性标记语、阐述性标记语、时间标记语、条件标记语、推理标记语、礼貌标记语等(Han 2011;韩东红2013)。Fraser(2013)研究发现,对比性标记语有时可与其他标记语连用,成为对比性标记语系列(the sequence of contrastive markers)或对比性标记语组合(contrastive marker combination),如例(3)。本研究印证了这一观点,在演讲中对比性标记语“but”和“但是”可与同类或其他类标记语连用,或同时与两个其他类标记语连用,统计结果如表3。

表3 社会地位与演讲中“but”和“但是”的搭配模式和非搭配模式

形式 社会地位频次(标准频率)小计but 但是 but 但是but+时间标记语(when/once/eventually)但是+时间标记语(当……时/……过后/最终)高2(0.4) 1(0.2)较高 0(0) 1(0.2)中等 3(0.6) 5(1.2)低0(0) 0(0)5(1.0) 7(1.6)高3(0.6) 2(0.5)but+条件标记语(if)但是+条件标记语(如果/即使)较高 0(0) 3(0.7)中等 1(0.2) 1(0.2)低0(0) 0(0)4(0.8) 6(1.4)高1(0.2) 3(0.7)but+对比性标记语(despite/instead)但是+对比性标记语(还是/仍/却)较高 0(0) 1(0.2)中等 1(0.2) 0(0)低1(0.2) 0(0)3(0.6) 4(0.9)高0(0) 2(0.5)搭配模式but+阐述性标记语(first of all)但是+阐述性标记语(首先/也)较高 0(0) 3(0.7)中等 0(0) 1(0.2)低1(0.2) 1(0.2)高0(0) 1(0.2)1(0.2) 7(1.6)but+推理标记语(since)但是+推理标记语(由于)较高 1(0.2) 0(0)中等 0(0) 0(0)低0(0) 0(0)1(0.2) 1(0.2)高1(0.2)但是+评估标记语(我相信/遗憾的是)3(0.6)但是+其他标记语(就像……/和……一样/也许/先生们) 4(0.9)较高 1(0.2)中等 0(0)低1(0.2)高0(0)较高 1(0.2)中等 2(0.5)低高1(0.2)0(0)较高 1(0.2)中等 0(0)低0(0)占比 9% 29% 9% 29%但是+时间标记语(现在)+评估标记语(我相信)1(0.2)高1(0.2) 8(1.9)非搭配模式But, ...但是,……较高 1(0.2) 8(1.9)中等 0(0) 1(0.2)低0(0) 0(0)2(0.4) 17(4.0)

续表3

形式 社会地位频次(标准频率)小计but 但是 but 但是高 22(4.7) 16(3.8)..., but...……,但是……较高 18(3.8) 7(1.7)中等 11(2.3) 7(1.7)低7(1.5) 2(0.5)58(12.3) 32(7.7)高14(3.0) 7(1.7)非搭配模式But...但是……较高 19(4.0) 7(1.7)中等 13(2.8) 13(3.1)低5(1.1) 1(0.2)51(10.9) 28(6.7)高11(2.3)较高 5(1.1)中等 6(1.3)低5(1.1)占比 91% 71% 91% 71%...but...27(5.8)

(3) a. Jack wanted to go to Harvard. But, instead, he ended up going to Wheelock.

b. She was only the whisky maker’s daughter. But still he loved her.

c. We thought the evidence was there. But, in conclusion, we realized it wasn’t.

从类别看,演讲中“but”和“但是”皆可与同类或其他类标记语连用,多数情况下在句中出现(但与对比性标记语连用时在句首),且“but”与时间标记语连用的频率最高,“但是”与时间和阐述性标记语连用的频率最高。从个体标记语看,“but”和“但是”分别与“if”和“如果”的搭配频率最高。两者共同具有三种非搭配模式,且以句中模式最为常见。

两者的差异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第一,“但是”的搭配模式占比高(29%),而“but”的搭配模式仅占9%。第二,“但是”具有独特的三种搭配模式,即与评估标记语(“我相信”“遗憾的是”)和其他标记语(“就像……”“和……一样”“也许”“先生们”)连用,同时与两种标记语(时间标记语“现在”和评估标记语“我相信”)连用,而“but”没有类似搭配。第三,英语有“...but...”模式,而“但是”无此模式。以上发现与方强等(2020)英语标记语的异质组合(不同类型标记的组合,如“and”与“yet”的组合)占主导的研究结果一致。但不同于本研究,方强等(2020)发现,汉语标记语以同质组合(相同类型标记的组合)占主导,如“但是”与“另一方面”的组合频率最高。

从社会地位与搭配模式的关系看(如表3),社会地位高者常用“but”加条件标记语,“但是”加对比性标记语。地位较高者常用“但是”加条件标记语或阐述性标记语,而使用“but”搭配模式时只加推理标记语。地位中等者常用“but”或“但是”加时间标记语。地位低者只用“but”加阐述或对比性标记语,“但是”加阐述性、评估或其他标记语。在非搭配模式中,地位高者和地位低者皆常使用“..., but...”和“……,但是……”结构,地位中等者常用“But...”和“但是……”结构。

必须指出的是,话语标记语的搭配模式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Fraser 2013),此前Lohmann & Koops(2016)试图通过话语标记语的功能因素分析其组合排序原因,但未得出明确结论。话语标记语的组合受哪些因素影响仍值得研究(方强等2020)。因此,在“but”和“但是”的搭配模式及其社会影响因素方面,其背后的原因仍有待分析。

(四)“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及其社会语用特征比较

1.“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比较

话语标记语的使用是言者顺应其构建语篇和实现交际目的之心理动机的结果(于国栋、吴亚欣2003)。多功能性是话语标记语的特征之一,它能增强话语连贯性,明晰逻辑关系,陈述事实(Fraser 1988),表明立场(Fraser 2006;Wang & Tsai 2007),表达信念(Müller 2005),提出建议(Tseng 2013),转换话题(Schiffrin 1987),加强命题和补充信息(于国栋、吴亚欣2003),等等。演讲中听者无法得知言者下一句的内容, 因此言者更有必要通过顺应语言语境和交际语境来选择话语标记语,帮助听者通过顺应语境理解言者的话语内容和交际意图,最终达成演讲目的。

从功能类别看,演讲中的“but”和“但是”有转换话题、加强命题等功能(见表4),两者皆较少用来缓和语气(分别占3%和4%),而补充信息是“but”独有的功能。以上发现部分印证了同类话题的前期研究,如“but”具有表明态度、揭露事实、灌输思想等政治策略功能(韩东红2013)。“but”常用于转换话题和加强命题,这与van Dijk(1979)的研究结果相吻合;“但是”常用于表明立场和表达信念,这一发现与Wang & Tsai(2007)的研究结果一致。在演讲中,“但是”作为对比性标记语常用来引出相反的立场,这一特点与演讲的目的密切相关,主要用于表达立场和说服受众。尽管二者有以上诸多不同,但是SPSS 25.0 独立样本T 检验显示,“but”和“但是”的各种语用功能频率分布未见显著性差异(p>0.05)。

表4 演讲中“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

语用功能 占比but 但是 but 但是表明立场 23(4.9) 21(5.0) 15% 19%提出建议 9(1.9) 12(2.8) 6% 11%陈述事实 18(3.8) 15(3.6) 12% 14%表达信念 17(3.6) 19(4.5) 11% 17%转换话题 26(5.5) 15(3.6) 17% 14%加强命题 25(5.3) 10(2.4) 16% 9%补充信息 13(2.8) 0(0) 9% 0其他功能(表达疑问、频次(标准频率)否定、缓和语气) 21(4.4) 18(4.3) 14%(表达疑问4%、表示否定7%、缓和语气3%)16%(表达疑问5%、表示否定7%、缓和语气4%)合计 152(32.2) 110(26.2) 100% 100%

2.社会地位与演讲中“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

在演讲中,地位高者使用“but”时表示加强命题的频率最高,除了补充信息外提出建议最低;“但是”用于表明立场的频率最高,除了补充信息外用于转换话题的频率最低。地位较高者使用“but”时表示陈述事实和补充信息的频率最高,表示提出建议的频率最低;“但是”用于表达信念的频率最高,除了补充信息外提出建议和转换话题的频率最低。地位中等者使用“but”和“但是”表示转换话题时的频率最高;除了陈述事实外,使用“but”时表示补充信息的频率最低;除了陈述事实和补充信息外,使用“但是”时表示加强命题和表达信念的频率最低。地位低者使用“but”时表示转换话题的频率最高,使用“但是”时表明立场的频率最高;两者都不用于提出建议,都没有其他功能,都在陈述事实和表达信念时频率最低。详见表5。

表5 社会地位与演讲中“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

社会地位 语用功能频次(标准频率)小计but 但是 but 但是高较高中等表明立场 7(1.5) 8(1.9)提出建议 4(0.8) 5(1.2)陈述事实 9(1.9) 7(1.7)表达信念 8(1.7) 7(1.7)转换话题 6(1.3) 3(0.7)加强命题 12(2.5) 4(1.0)补充信息 0(0) 0(0)其他功能 8(1.7) 6(1.4)表明立场 6(1.3) 4(1.0)提出建议 2(0.4) 2(0.5)陈述事实 8(1.7) 7(1.7)表达信念 4(0.8) 8(1.9)转换话题 5(1.1) 2(0.5)加强命题 4(0.8) 3(0.7)补充信息 8(1.7) 0(0)其他功能 7(1.5) 7(1.6)表明立场 6(1.3) 6(1.4)提出建议 3(0.6) 5(1.2)陈述事实 0(0) 0(0)表达信念 4(0.8) 3(0.7)转换话题 9(1.9) 8(1.9)加强命题 6(1.3) 3(0.7)补充信息 1(0.2) 0(0)其他功能 6(1.3) 5(1.2)表明立场 4(0.9) 3(0.7)54(11.4) 40(9.6)44(9.3) 33(7.9)35(7.4) 30(7.1)提出建议 0(0) 0(0)陈述事实 1(0.2) 1(0.2)表达信念 1(0.2) 1(0.2)转换话题 6(1.3) 2(0.5)加强命题 3(0.6) 0(0)补充信息 4(0.9) 0(0)其他功能 0(0) 0(0)合计 152(32.2) 110(26.2) 152(32.2) 110(26.2)低19(4.1) 7(1.6)

从以上数据可看出,演讲中“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受言者社会地位的影响。SPSS 25.0 配对样本T 检验结果显示,相同地位的言者使用“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不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但SPSS 25.0 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显示,演讲中“but”的社会地位高者和低者之间、社会地位较高者和低者之间呈现显著性差异(p<0.05)。“但是”的社会地位高者和低者之间、社会地位较高者和低者之间、社会地位中等者和低者之间亦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

就语用功能的频率而言,社会地位不同的言者使用“but”和“但是”的个性比共性明显。转换话题、加强命题等功能在地位高者和低者之间几乎表现出相反的频率。地位高者演讲时为树立威信、增强感召力和说服力,必须顺应其地位,表现出十足的信心,话语必须紧扣主题,专心致志地用事实说话,极少转移话题。而地位低者一般因不代表权威,演讲时话语形式相对不受其身份限制,转换话题较为频繁。因此,社会地位对演讲中话语标记语的语用功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六、结语

本文通过自建语料库,结合语言顺应论,对比分析了言者社会地位对演讲中“but”和“但是”在使用频率、句法位置、搭配模式和语用功能方面的影响。结果发现,从使用频率看,“but”比“但是”更广泛地用于演讲,言者社会地位越高,在演讲中使用“but”和“但是”的频率就越高。从句法位置看,“but”较常出现在句中,“但是”较多出现在句首。从搭配模式看,“但是”与其他标记语连用的频率高于“but”,搭配模式的种类也较多。两者的搭配模式与社会地位关联性强。在语用功能上,“but”多用于转换话题和加强命题,而“但是”多用于表明立场和表达信念,“but”和“但是”的语用功能与言者社会地位关联性明显。社会地位不同的言者使用“but”和“但是”时在句法位置和语用功能上均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演讲中话语标记语“but”和“但是”的使用体现了言者对其社会地位的顺应,在社会语用特征方面有明显差异。本研究仅从社会地位因素对个别英汉话语标记语在演讲中的社会语用特征进行了初步探索,未来研究可选择其他类别标记语,并对性别、年龄、教育背景等其他社会因素深入研究,全面探索英汉话语标记语在演讲中的社会语用特征。

参考文献:

Andersen, G. 2001. Pragmatic Markers and Sociolinguistic Variation: A Relevance-Theoretic Approach to the Language of Adolescents[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Blakemore, D. 1987. Semantic Constraints on Relevance[M]. Oxford: Blackwell.

Blakemore, D. 2002. Relevance and Linguistic Meaning: The Semantics and Pragmatics of Discourse Markers[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Feng, G. 2008. Pragmatic markers in Chinese[J]. Journal of Pragmatics (10): 1687-1718.

Feng,G.2010.A Theory of Conventional Implicature and Pragmatic Markers in Chinese[M].Bingley:Emerald Group Publishing Ltd.

Fraser, B. 1988. Types of English discourse markers[J]. Acta Lingtuistica Hungarica 38(1): 19-33.

Fraser, B. 1998. Contrastive discourse markers in English[C]// A. H. Jucker & Y. Ziv (eds.). Discourse Markers: Description and Theory.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301-326.

Fraser, B. 2006. On the universality of discourse markers[C]// K. Aijmer & A.-M. Simon-Vandenbergen (eds.). Pragmatic Markers in Contrast. Amsterdam: Elsevier Press, 73-92.

Fraser, B. 2013. Combining of contrastive discourse markers in English[J].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Pragmatics (5): 318-340.

Gabarró-López, S. 2020. Are discourse markers related to age and educational background? A comparative account between two sign languages[J]. Journal of Pragmatics 156: 68-82.

Han, D. 2011. Utterance production and interpretation: A discourse-pragmatic study on pragmatic markers in English public speeches[J]. Journal of Pragmatics 43(11): 2776-2794.

Lakoff, R. 1971. Ifs, ands, and buts about conjunction[C]// C. J. Fillmore & D. T. Langendoen (eds.). Studies in Linguistic Semantics.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114-149.

Lohmann, A. & C. Koops. 2016. Aspects of discourse marker sequencing: Empirical challenges and theoretical implications[C]// G. Kaltenböck, E. Keizer & A. Lohmann (eds.). Outside the Clause: Form and Function of Extra-clausal Constituents.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417-446.

Miracle, W. C. 1991. Discourse Markers in Mandarin Chinese[D]. Columbus: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Müller, S. 2005. Discourse Markers in Native and Non-Native English Discourse[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Norrick, N. R. 2001. Discourse markers in oral narrative[J]. Journal of Pragmatics 33(6): 849-878.

Östman, J. O. 1981. You Know: A Discourse Functional Approach[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Ross, C. 1978. Contrasting Conjunctions in English, Japanese, and Mandarin Chinese[D]. Detroit: University of Michigan.

Schiffrin, D. 1987. Discourse Marker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Tseng, M.-Y. 2013. Dan as a discourse marker, metadiscourse device and metapragmatic marker: Examples from the evaluation reports of Taiwan’s higher education sector[J]. Journal of Pragmatics 50(1): 108-128.

van Dijk, T. A. 1979. Pragmatic connectives[J]. Journal of Pragmatics 3(5): 447-456.

Verschueren, J. 1999. Understanding Pragmatics[M]. London: Edward Arnold.

Wang,Y.F.2005.From lexical to pragmatic meaning:Contrastive markers in spoken Chinese discourse[J]. Text 25(4): 469-518.

Wang, Y. F. & P. H. Tsai. 2007. Textual and contextual contrast connection: A study of Chinese contrastive markers across different text types[J]. Journal of Pragmatics 39(10): 1775-1815.

窦卫霖. 2011. 中美官方话语的比较研究[D]. 上海:上海外国语大学.

方强,王义娜,李银美. 2020. 英汉语话语标记组合能力的比较研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4):113-123.

韩东红. 2013. A Study on Pragmatic Markers in Political Discourse[M]. 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何自然, 冉永平. 1999. 话语联系语的语用制约性[J]. 外语教学与研究(3):1-8.

李佐文. 2003. 话语联系语对连贯关系的标示[J]. 山东外语教学(1):32-36.

连淑能. 1993. 英汉对比研究[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廖秋忠. 1992. 廖秋忠文集[M]. 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

吕叔湘. 1982. 中国文法要略[M]. 北京:商务印书馆.

冉永平. 2000. Pragmatics of Discourse Markers in Conversation[D]. 广州: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桑普尔. 2004. 卓越领导的思维方式[M]. 张翠玲,袁丽娜,毕崇毅,译. 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

席建国,陆莺. 2006. 英汉对比标记语意义研究[J]. 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4):11-15.

邢福义. 2001. 汉语复句研究[M]. 北京:商务印书馆.

许家金. 2009. 青少年汉语口语中话语标记的话语功能研究[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于国栋,吴亚欣. 2003. 话语标记语的顺应性解释[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1):11-15.

郑群. 2014. 语料库视角下的社会语言学研究:以话语标记语you know 为例[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43-53.

A Sociopragmatic Study on Discourse Markers “But” and“Danshi” in English and Chinese Public Speeches

HAN Donghong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Xiame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Xiamen 361021,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wo self-built corpora of English and Chinese public speeche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influence of speakers’ social status on the frequencies, syntactic positions, collocation modes and pragmatic functions of “but” and “danshi”in public speech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inguistic adaptability theory. It is found that the higher social status the speaker has, the more “but” and “danshi” are employed in public speeches. “But” occurs with higher frequency than “danshi”, and it is used more frequently in sentence-internal position, while “danshi”in sentence-initial position. “Danshi” has more combining forms than “but”. The speakers of high status employ “but” more frequently combined with conditional markers,and use “danshi”more frequently combined with contrastive markers,while the speakers of low status employ few combining forms of both “but”and “danshi”.In terms of pragmatic functions,the speakers of high status mostly use “but” to state facts, and “danshi” to express beliefs, while the speakers of low status use “but”to shift topics,and “danshi”to take a stand.Significant difference is found both in the syntactic position and pragmatic function of “but” and “danshi” employed by speakers of different status. Therefore, as linguistic choices made by speakers through adapting to social status,both “but”and “danshi”in public speeches have distinctive sociopragmatic features.

Key words: discourse markers; sociopragmatic features; social status; linguistic adaptability

中图分类号:H0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1)06-0001-11

收稿日期:2021-07-10

基金项目:福建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汉英话语标记语的社会-语用对比研究”(2013B213)

作者简介:韩东红,厦门工学院外国语学院教授。研究方向:语用学、应用语言学。邮箱:debby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