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海传奇》三部曲中生态平衡思想研究

张诗情,张生珍

(北京语言大学 外国语学部,北京 100083)

摘 要美国作家厄休拉·勒奎恩在其系列小说《地海传奇》中,强调了平衡的概念。平衡是一种自然规律,是万事万物运转的方式,维系着整个地海世界的和谐稳定。但打破平衡之事时有发生,勒奎恩在书中提出了生态平衡的三层理念:第一层是人与自然的平衡,人要学会敬畏自然;第二层是行与思的平衡,做到“无为”;第三层是动态平衡,及时纠偏。《地海传奇》三部曲贯彻着这三层理念,体现了作者对自然规律的尊重以及对人与自然生态这一共同体关系的思考。勒奎恩的生态平衡思想极具现实意义,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人与自然的平衡关系不容忽视,建设生态文明刻不容缓,生态平衡思想所呈现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状态,正是当今时代所需。

关键词厄休拉·勒奎恩;《地海传奇》;平衡;生态批评

一、引言

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K. Le Guin, 1929—2018)的奇幻儿童文学巨著《地海传奇》系列(1968—2001)一经出版便广受好评。《地海传奇》三部曲由《地海巫师》(A Wizard of Earthsea, 1968)、《地海古墓》(The Tombs of Atuan, 1971)、《地海彼岸》(The Farthest Shore, 1972)组成。第一部讲述了主人公盖德(Ged)的成长故事,从放牧少年最终成长为极富权威的大法师。后两部中盖德化身为导师,教会同伴特纳(Tenar)和阿刃(Arren)认识世界并找到真实的自我。书中涉及很多话题,“这些观念所共同的东西即是平衡这一主题,如男与女、行动与反思、静与动、善与恶之间的平衡”(Heneghan 2018: 186)。可以说,平衡是多维度的,但贯穿整个三部曲的是一种人与自然相互依存、紧密相连的思想——勒奎恩的生态平衡思想。

生态平衡思想基于勒奎恩对现实的反思,是对已有生态思想的继承与发展。随着工业的发展,人与自然的关系逐渐恶化,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勒奎恩提出了生态平衡——一种与生俱来的、万事万物运转的规律。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是生态平衡思想的重点,是认识论与方法论的统一。在此勒奎恩提出三层理念来阐释:人类要对万事万物持敬畏之心,这是生态平衡的第一层。地海巫师们顺应规律,将自然的一草一木视作平衡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意识到自然的巨大力量,尊重自然。第二层是行“无为”之事。在行与思之间,勒奎恩从道家思想中汲取智慧,将“无为”看作生态平衡的核心,慎思后的“无为”确保了规律的正常运转,是敬畏之心的进一步延伸。第三层是纠正失衡之行。平衡不是静止的,它以动态调整的形态存在。当一切偏离规律时,必然要采取行动,使其重回平衡的轨道,所以生态平衡的“无为”并不是恣意放任,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地海传奇》三部曲中生态平衡思想响应了20 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生态环境问题,同时创造性地结合道家“无为”“平衡”的理念,在思想与实践中构建了一种共同体——自然与人类在和谐的状态下共存于地球。

二、持敬畏自然之心

一直以来,勒奎恩都关注着生态问题。她曾在采访中表达关切:“我看着我们无可挽回地、不可补救地、盲目地损害着我们的世界——为了追求‘增长’和眼前的利益,无视每一个警告,忽视每一个仁慈的选择。”(Gevers & Le Guin 2019: 91)1962 年《寂静的春天》出版后,很多作家的创作受其影响,勒奎恩也是其中之一。人与自然的关系成为了她创作中的重要主题。地海世界中的巫师接受着敬畏自然的教育。在地海世界,自然是蕴含极大智慧与规律的载体。每一座岛屿、每一个村落与王国都独具特色:贡特岛(Gont)、洛克岛(Roke)、卡尔盖德帝国(Kargad)、西方小岛以及龙栖岛(Dragons’ Run),它们各不相同,所以巫师的法术也要随之改变,否则会打破规律。从第一部《地海巫师》开始,巫术学习即建立在了解自然事物规律的基础上。巫师的魔法始于自然,正如利亚姆·赫内甘所说:“在西方思想中有一个源远流长的传统,那就是将巫师或法师和自然联系到一起。”(Heneghan 2018: 181)巫师施咒布阵时,要了解事物的真名(True Name),即万物特征,从自然中汲取力量与智慧;而自然也是魔法的作用对象,但如果将力量彻底凌驾于自然之上,超出客观规律后灾难就会降临。勒奎恩在这一基础上提出了生态平衡这一概念,平衡即为自然规律,是生态循环的一种表现。

因此洛克岛巫师学院教给学员们的宗旨即是“万物是平衡的,处在‘大化平衡’(Equilibrium)的状态,巫师的改变与召唤能力,会改变天地平衡,那种力量极具危险性”(Le Guin 2018: 34)。每一位老师都用实际行动传达给学生尊重自然的观念,虽然他们掌握魔法,但是从不随意改变自然,因为他们深知自然的力量远远超过人类的认识。在《地海古墓》中,盖德对特纳解释古墓外的世界:“大地是美丽的、明亮的、善良的,但这不是全部。大地同样是可怕的、黑暗的和残酷的”(Le Guin 2018: 211),自然世界不仅有美与壮丽,还有未知的危险,所以人类必须承认自己的无知和魔法的局限性。魔法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相反它必须以“一种与整个生态系统合作的形式存在”(Dawson 2012: 72)。即使一个人有能力控制自然,也必须谨慎小心。因此巫师们都知道“像生态平衡等的道理”(Le Guin 2018: 9),人与自然平衡的基础在于敬畏之心,这是他们行为处事的原则,也是《地海传奇》中生态平衡理念的第一层。

忽视自然的力量,企图将个体凌驾于自然之上必然招致灾难。《地海巫师》的主人公盖德初期渴望魔法与力量,在杰斯伯(Jasper)的讥讽下,使用禁术召唤未知事物,自以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却失去了敬畏之心酿成大祸。当盖德没能掌控阴影也没能改变世界时,他终于意识到自然的微妙:“从动物的眼睛、鸟儿的飞翔、树木巨大而缓慢的姿态中,都可以学到智慧。”(Le Guin 2018: 58)自然界中无声的东西比人类的语言更有深意,自然不应该被视为“低等生命形式”(Manes 1996: 21),人类应该尝试理解自然的“语言”,而不仅仅是人类自己制造的“理性特权话语”(Manes 1996: 24)。勒奎恩在采访中表示,“盖德获得的力量来自于龙所说的古老语言,也就是自然的真名”(Jensen et al. 2019: 30)。她以这种方式解释了对力量的看法:自然才是力量之源,即使是最优秀的巫师也无法改变客观的自然规律。一个微小的改变会导致巨大的、无法估量的灾难,召唤出“存在于无光、无质、无时之界”的可怕怪物(Le Guin 2018: 69)。盖德所召唤出的阴影,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自然界的不确定性和解构力。它无法被预知,一旦到来,人类就束手无策。这个怪物和自然灾害有着诸多的共同点,无论在哪里它都能作恶,无法预测、威力无比。自此,盖德开始尊重自然和它的力量,成为了敬畏自然的实践者。后两部作品中刻画了盖德生态观的变化:“盖德没有使用法术风吹进他们的船帆……第二晚就下起了雨,三月的暴雨,他却说没有咒语能为他们挡雨。”(Le Guin 2018: 273)相比在《地海巫师》中,从盖德责怪他的师父没有施展魔法遮风避雨这一举动来看,成长后的盖德遵循着自然的规律,保持着敬畏之心,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滥用魔法。但敬畏不是单纯的恐惧,盖德将敬畏建立于热爱之上。在《地海彼岸》中,他动情地对王子阿刃说:“在这万事万物的无尽时间中,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像这一条条小溪,由看不到的冰冷地底涌出,流经阳光与黑暗,进入大海。泉水非常深奥,深过生命与死亡……”(Le Guin 2018:362)人类既要接受自然的美好,也要认识到它潜藏的危险,打破一元化的固有认知,接受多面的自然。人与自然的平衡理念是“比自我中心更生态”(Scheese 1996: 307),且解构了二者二元对立关系的理念。对于地海世界中的智者们来说,自然从不处于附属地位,而是兼具大地之母与毁灭者两种角色,人类必须对此保持着敬畏之心,力量的滥用反而会加速自己的灭亡。敬畏自然是巫师们遵循平衡的前提,是维护生态平衡的基础。

三、行“无为”之事

生态平衡这一概念是每位巫师必须掌握的,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谨慎地对待自然,这种理念不只体现在思想上,更落实到行动中。生态平衡思想的第二层就是“无为”。勒奎恩在阐释行为与思考的关系时,提到了克制行为这一理念,这与她所接受的道家思想有关。勒奎恩承认自己是“阶段性的道家思想者”(Gallagher & Le Guin 2019: 74),在其合译的《老子:道德经——关于道与道的力量》(Lao Tzu: Tao Te Ching, A Book about the Way and the Power of the Way)中,她指出“无为”是《道德经》的中心,无言、无知、无欲、无为才能使万物自然运转(Le Guin & Seaton 2011: 18)。《地海传奇》中勒奎恩所提出的“无为”指人类要顺应自然的发展,不干扰自然规律,不放纵欲望去改变自然。

任何变化都将影响整个生态系统,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万物保持其原初状态。温德尔·贝瑞提出“以自然为尺度”(Berry 1990: 207)来对待事物,因为任何生物在自然界都有其所属功能。面对自然,巫师要顺应规律,克制自己的行动。《地海彼岸》中解释了行动与“大化平衡”的联系:

行为并不像年轻人所想的那样,像一块石头,一个人捡起来扔出去,砸中了或者没砸中,就结束了。当石头被举起时,大地就轻了,拿着它的手就重了。当它被抛出时,星辰的运转随之变化,它击中或落下的地方使万物发生改变。每一个行为都取决于整体的平衡。风和海,水、地和光的力量,这一切,以及野兽和植物所做的一切,都运转很好。所有这些行为都在大化平衡内进行。(Le Guin 2018: 294)

贸然的行动会打破生态的平衡与规律,甚至会因无法停止行动而陷入被动之中,造成难以想象的危害。《地海彼岸》中盖德提到在洛克岛的第一课和最后一课是“非必要不行动”(Le Guin 2018: 341)。本应该回归死亡的阴影被生者召唤,是打破天地平衡的表现:原大法师为遏制黑暗力竭而亡,同时召唤者盖德也备受其害,失去了自己最基本的自理能力。盖德未经仔细思考便展开行动,不但把自己困于所塑造阴影的牢笼之中,也让身边的人付出了代价。这一行为造成的后果不是单向的,而是逐渐扩散到其他空间。《地海彼岸》中,失衡的状态蔓延到了整个地海世界。巫师库布(Cob)为了“永生”私欲,施展魔法,打开死生之门,使灾难像瘟疫一般蔓延开来,传播遍地。勒奎恩借盖德之口说出了人类社会所存在的问题:

当我们渴求超越生命的力量——无尽财富、无懈可击的安全和不朽时——欲望就会变成贪婪。如果知识与贪婪结盟,那么邪恶也会随之而来。世界的平衡就会被动摇,毁灭就会在天平上重重落下。(Le Guin 2018: 275)

不同于生态平衡自身的拨乱反正,人类行为造成的失衡会给自然界的所有生灵带来致命一击——牲畜得病、商人失业、巫师失去魔法……这既是地海中发生的灾难,也暗指现实中人类滥用技术所造成的问题。地海的失衡暗含着对人类过度干预自然的控诉——生态平衡的破坏,归根到底还是人类的行为。相较于人类,自然被视为可操纵的“客体”,被压迫与榨取,但是对自然的破坏,最终仍旧会循环到人类群体。因此自然与人类是在生态循环圈内不可分离的整体,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强行改造与压制会再转化给施动者,这一点突出了“无为”的重要性。敬畏自然落到实处即是“无为”。这一理念连接整个三部曲,从奥金安(Ogion)到盖德,最后到阿刃,一一传承下来。《地海巫师》中的大法师奥金安一直秉持“无为”的范式,在生活中时常缄默,但“脸上经常有一种倾听的神态”(Le Guin 2018:17)。他告诫盖德:“在说与做之前,必须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Le Guin 2018: 21)盖德经受阴影打击之后,领悟并继承了大法师的思想,保持“无为”,即使在《地海古墓》中被困在不见天日的牢房,他也并不执着于改变自己现有状态,而是“伸着懒腰睡着了,靠在铁门旁边,安详得像一只躺在阳光下的绵羊”(Le Guin 2018: 195)。盖德明白与其无谓挣扎,不如顺应规律,休养生息。在《地海彼岸》中,他语重心长地将自己所犯过的错——未能选择“无为”——解释给阿刃听。阿刃思考并继承了这种思想,在寻找死境的过程中,不由得感慨道:“或许这就是巫术的核心:在什么都不说的同时暗含着深刻的意义,什么都不做却好似有无上的智慧。”(Le Guin 2018: 318)勒奎恩希望正确的生态观可以在代际间传承下去,尤其是给年轻一代做出示范,如少年盖德、王子阿刃与女孩特纳,他们最初未形成系统的生态观,但教育与实践延续了平衡与“无为”理念的可实现性与持久性。

“无为”的生态平衡同样可以作用于思想层面。内心的“无为”是不在欲望的引导下展开行动。“勒奎恩认为学会克制自己的欲望是成熟的重要标志”(Jenkins 1985: 24)。她将生态平衡的概念引入个体自身。个体内心有规律可循,便是一个有机整体,如果个体在膨胀的欲望引导下做出错误的选择,就无法找到真正的自我。“《地海传奇》三部曲中‘平衡’‘守静’‘无为’等思想就是指导主人公完成个人成长的主导思想”(李学萍2013: 206)。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多重因素会影响价值判断,内心过多的欲望、怀疑都将使自我走向极端。找到平衡是一个不断审视欲望的过程,必须放弃追逐欲望的行动,如对力量、财富、权力、永生的追求等。《地海传奇》三部曲中的角色均因欲望而陷入困境,他们思考着良知的善与欲望的恶之间如何才能达到生态平衡。在文章《儿童与阴影》中,勒奎恩运用荣格的理论进一步阐释了自我与阴影所反映的善与恶是不可分割的,二者相辅相成,构成自我这一主体。自我与外部世界相互结合,接受集体无意识的第一步就是正视自己的阴影(Le Guin 1975: 143),构建完整的人格主体。失衡阴影所代表的欲望之恶实际上是盖德负面情绪的投射,在这种情绪下贸然施法势必是错误的。内心“无为”的实现在于消解超出自身与自然限度的欲望。外在的行动源于思想的渴望,无论是对待内在自我还是外界自然,“无为”都是地海平衡的核心,只有克制对自然的行动,减少不必要的欲望最终才能达到平衡,并将其维系下去。

四、纠正失衡之行

“无为”,是对自然规律的顺应,而不是消极逃避行动。勒奎恩的生态平衡是一种动态发展的过程,面对失衡采取的行动,是顺应自然的体现,并不违背“无为”的初衷。这一点与老子的“万物作焉而不辞”(参见王弼2011: 7)相一致。平衡被打破,就是展开行动的时刻。因此生态平衡的第三层是采取行动,纠正失衡。盖德释放阴影后意识到,“他的任务从来不是收回他所做的事情,而是完成他所开始的事情”(Le Guin 2018: 103)。勒奎恩在此又强调了她的观点,一旦“有为”行动开始就很难停止,平衡被打破,人就要陷入行动之中。勒奎恩对“无为”与“有为”、平衡与失衡的关系,进行了辩证的阐释:当万物处于“大化平衡”之中时,“无为”是维系平衡的关键,而平衡失去之时,纠正错误则是平衡的必经之路。

失衡转化为平衡的关键是正确的行动。世界不可能一直处于静止、闭塞的平衡之中,而是一种“不稳固的平衡”勒奎恩在对她的另一本书《黑暗的左手》进行阐释时解释了所述平衡的“微妙”之处。结构(Le Guin 1989: 23),在整个自然系统的长期运转下,平衡与失衡势必相互转化。只是有些转化是自然的自我更新与恢复,而盖德因私欲释放阴影,《地海古墓》中特纳臣服于黑暗的强大力量,库布打开死生之门带来灾难,都是人为瓦解原本的平衡,这种破裂后的重构是复杂又漫长的。勒奎恩在《地海巫师》中用漫长的“追捕”来呈现构建过程,堪比“重塑平衡的史诗征程”(Tsai 2003: 158)。《地海彼岸》延续了“追”这一主题,为了恢复天地平衡,盖德与阿刃穿越死生之境,漫长的追寻告诫人们失衡易、守衡难的道理。每一次平衡的重构都要付出最珍贵的东西:盖德冒着生命危险寻找死生之境的入口,甚至被岛民攻击受伤,生死一线,进入死寂的旱地(Dry Land)后,挣扎于无边沙漠,不得不直面死亡——翻越山脉,走到尽头,才能关闭失衡的门。勒奎恩笔墨着重于叙述旅途的艰辛与磨难正是强调了生态平衡的重要性:即使人类拥有控制自然的能力,比如像“魔法”一样的现代科技,采取行动仍要慎重。倘若失衡发生,事件偏离自然轨道后,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摒弃逃避主义。因此生态平衡不是简单的做与不做的二元对立,而是二者的辩证统一。

主观与客观相互交织,失衡也是二者相互作用的结果。“追”寻平衡的旅程,同样是重塑自我,获得成长的过程。人类对任何事物的惧怕与渴望都会带来失衡,就像阿刃对死亡的恐惧。在梦境中他不断夸大死亡的力量,他被恐惧压倒,几乎忘记自己的使命与跟随盖德的初心,采取了错误的行动。盖德引导阿刃重新理解生与死:“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或东西长生不老,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但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最终会死亡,那是一种来自自我的馈赠。”(Le Guin 2018: 332)人类必须学会接受死亡,盖德和阿刃展现了“以他们的方式接受生命循环中死亡的必然性”(Lindow 2012: 55)。生死并不是对立的,没有死亡就不会有生命这一概念,生死与善恶不过都是生态循环中的一个环节。一直以来,人类把“生”看作生命的主体,“死”是忌讳的话题,然而作为一个有机整体,二者是相互依存的,它们之间没有谁主谁次的关系,而以一种平衡体的形式存在。只有平静地接受死亡,才能更加珍惜生命的意义。阿刃起初不明白这一点,对死亡充满畏惧。但死亡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它的另一面是战胜恐惧后的重生。人不能沉迷于永生欲望之中,让生与死失衡,要直视它们才能重返内心的平衡。这一过程纠正了失衡,使世界与内心重归平静。《地海古墓》则不再强调“追逐”这一行为,勒奎恩笔锋一转,将行动改为“逃离”,两者都体现了主人公的主观能动性。少女特纳无法正确认识自我,打破了内心的平衡,将自我的迷宫具化为“阿图恩古墓”(The Tombs of Atuan)。古墓具有隐喻意义,特纳就是墓穴的囚徒,被禁锢而失去自由。借用盖德之口,作者点明了古墓的意义:“我认为她们徘徊于这些洞穴,就像徘徊于‘自我’的迷宫……”(Le Guin 2018: 211)特纳,这一失去了自己世俗身份的无名者,被黑暗的宗教所束缚,而盖德的到来,使她看到了外面世界的光明与自由。勒奎恩对自由与禁锢、光明与黑暗的关系进行了哲理性探讨,认为禁锢与黑暗赋予少女特纳特殊的地位与权势,但自由与光明促使其自我意识的觉醒。为了逃离“阿图恩古墓”,特纳主动放弃对权力的渴求,重新看到了外面自然世界的美好,从而找回自己原本的名字,实现身份重构。同时,盖德在古墓中顺利拿到具有魔法与象征和平的艾瑞-阿克贝环(The Ring of Erreth-Akbe),来维系地海的和平与平衡。内外平衡的重塑之旅双线展开,盖德与特纳的“逃离”是一种及时的纠偏,目的都是让他们重拾自我,隐喻着地海世界将会回归平衡。就像盖德所说的那样,“只做符合道义之事,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魔法”(Le Guin 2018: 295),唯有此时的行为顺应“无为”的法则,适应自然的“流动”,方能纠正失衡的自然界。

五、结语

勒奎恩赋予地海世界生态平衡这一概念,平衡是一种看不到、摸不着的自然法则,它诞生于自然,作用于万事万物。勒奎恩的生态平衡思想体现在三个层面:第一层体现出敬畏自然的意识。在地海世界中,巫师必须慎用作用于自然的魔法。第二层是“无为”,慎行成为巫师们的行为准则。同时,勒奎恩的平衡不只是阴阳交替的二元结构,而是多元的、动态的,应时间和空间的变动而动。人为破坏会让万事万物失去平衡,因此生态平衡的第三层是及时止损,纠正失衡。《地海传奇》三部曲凸显了实现生态平衡的艰难历程。在主人公探寻内心平衡的过程中,自然循环与平衡理念、自由与禁锢等都深刻影响着他们的道德成长,赋予他们社会责任。研究勒奎恩的生态平衡思想也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三部曲所展现的人与自然的平等共存,人类学会尊重自然规律,减少对生态的大肆改造等理念,为青年读者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与生态观,为建设生态文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与思考。

参考文献:

Berry, W. 1990. What Are People for?[M]. Berkeley: North Point Press.

Dawson, M. 2012. Sugared violets and conscious wands: Deep ecology in the Harry Potter Series[C]// C. Baratta(ed.).Environmentalism in the Realm of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Literature.Newcastle: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69-89.

Gallagher, N. & U. K. Le Guin. 2019. In a world of her own[C]// D. Streitfeld(ed.). Ursula K. Le Guin: The Last Interview and Other Conversations. London: Melville House printing, 72-85.

Gevers, N. & U. K. Le Guin. 2019. Drive by a different chauffeur[C]// D. Streitfeld(ed.). Ursula K. Le Guin: The Last Interview and Other Conversations. London: Melville House printing, 86-97.

Heneghan, L. 2018. Beasts at Bedtime: Revealing the Environmental Wisdom in Children’s Literature[M]. Chicago and London:Chicago UP.

Jenkins, S. 1985. Growing up in Earthsea[J]. Children’s Literature in Education 16(1): 21-31.

Jensen, P., K. McPherson, A. Halderman, D. Zeltzer, K. Kramer & U. K. Le Guin. 2019. The gift of place[C]// D. Streitfeld(ed.). Ursula K. Le Guin: The Last Interview and Other Conversations. London: Melville House printing, 21-35.

Le Guin, U. K. 1975. The child and the shadow[J].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32(2): 139-148.

Le Guin, U. K. 1989. Is gender necessary Redux[C]// U. K. Le Guin(ed.). Dancing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Thoughts on Words, Women, Places. New York: Grove Press, 18-29.

Le Guin, U. K. 2018. The Books of Earthsea: The Complete Illustrated Edition[M]. New York: Sage Press.

Le Guin, U. K. & J. P. Seaton. 2011. Lao Tzu: Tao Te Ching, A Book about the Way and the Power of the Way[M]. Boston and London: Shambhala Publications.

Lindow, J. S. 2012. Recovering the wild: Body, mythology and deity in Le Guin’s poetry[C]// S. J. Lindow(ed.). Dancing the Tao: Le Guin and Moral Development. Newcastle: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41-61.

Manes,C.1996.Nature and silence[C]//C.Glotfelty&H.Fromm(eds.).The Ecocriticism Reader:Landmarks in Literary Ecology.Athens and London: Georgia UP, 15-39.

Scheese, D. 1996. Desert solitaire: Counter-friction to the machine in the garden[C]// C. Glotfelty & H. Fromm(eds.). The Ecocriticism Reader: Landmarks in Literary Ecology. Athens and London: Georgia UP, 303-322.

Tsai, S. 2003. Le Guin’s Earthsea cycle: An ecological fable of “healing the wounds”[J]. Studies i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Linguistics 29(1): 143-174.

李学萍. 2013. 道家思想与厄苏拉·勒奎恩的生态女性主义[J]. 中国文化研究(3): 204-212.

王弼, 注. 楼宇烈, 校释. 2011. 老子道德经注[M]. 北京: 中华书局.

A Study of Ecological Balance in the Trilogy of The Books of Earthsea

ZHANG Shiqing,ZHANG Shengzhen
(Faculty of Foreign Studies, Beijing Language and Culture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3, China)

Abstract: Ursula K. Le Guin, the American writer, emphasizes the concept of balance in The Books of Earthsea. Balance is a natural law, which is the way everything works. It supports all the movements and maintains the harmony of the whole Earthsea world. However, it happens from time to time that the balance gets broken. In her books, Le Guin proposes three levels of this ecological balance. The first level is the balance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with human respecting nature, the second level is to “do without doing” serving as balance between doing and thinking, and the third one is to correct mistakes and restore dynamic balance. Those ideas are rooted in the trilogy of The Books of Earthsea, and reflect the author’s respect for natural law and her thought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as a community. Le Guin’s concept of the ecological balance is of great relevance. To build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now, it cannot be ignored that the balance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must be put into practice. The harmony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presented by the concept of ecological balance is what we need in our times.

Key words: Ursula K. Le Guin; The Books of Earthsea; balance; ecocriticism

中图分类号I712.0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0)05-0096-06

收稿日期2020-09-01

作者简介张诗情,北京语言大学外国语学部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美文学。邮箱:zhangshiqingblcu@126.com。张生珍,北京语言大学外国语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英美文学、外国儿童文学。邮箱:zhangshengzhen@blcu.edu.cn。

(责任编辑:杜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