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存现句英译的主观视角对比研究:以《二马》两个译本为例

翁义明,高飞翔

(中南民族大学 外语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4)

摘 要文章基于语言主观性和译者主体性,对长篇小说《二马》中存现句在两个英译本中的主语选择情况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考察两个译本之间以及两个译本与原文之间在主观视角上呈现的共性和差异。研究结果表明:在汉语存现句英译过程中,两个译本之间以及两个译本与原文之间在主观视角选择上既存在相似之处,也表现出一些差异。不同的主语选择是语言主观性和译者主体性在语言形式上的具体表现。

关键词主观视角;汉语存现句;《二马》英译;译者主体性

一、引言

在认知语言学中,视角是“观察一个情景的方式,包括焦点/背景排列、优势观察点和主观性”(Langacker 1987: 491)。也就是说,视角是认知主体观察某一事物或场景的角度,是叙述事件的出发点,体现了认知主体与客体之间的相对关系。Renkema(2004: 98)认为,“采取的视角不同,同一个事物或场景可以有不同的描述方式”。不同认知主体对同一事物或场景采用不同视角进行描述,会产生概念化的差别,表现为不同的语言形式,主要体现在句子主语的选择上。人们一般把概念上凸显的事物(焦点)作为主语,对场景的原型表达都倾向于把施事看作焦点,置于句子主语的位置(李福印 2008:316),用以明示认知主体观察事物的主观视角(师璐、张建理 2018)。

存现句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句式,一直是学界的热点研究之一。存现句翻译过程中的主语选择和转换决定了认知主体观察某一事物或场景的视角,是人们建构语篇、识解世界的重要基础,体现了译者作为读者所选择的信息传递模式。鉴于此,本文以老舍的长篇小说《二马》中存现句的主语及其两个英译本中对应小句的主语为研究对象,通过分析原文存现句主语和相应译文的主语选择情况,考察两个译本之间以及两个译本与原文之间在主观视角上呈现的共性和差异,以期为深化存现句翻译研究提供理据。

二、汉语存现句

存现句表示某个处所存在、出现或不见了某人或某物。也就是说,汉语存现句包含了存在句和隐现句(朱德熙 1982: 184)。典型的汉语存现句结构格式为“A 段+B 段+C 段”。其中,A 段表示处所;B 段不是每个存现句都具有,其构成形式有“动词+了”“动词+着”和单个助词等;C 段处于新信息的位置,一般是无定的,常由数量名词结构构成。根据句中的A 段、B 段和C 段的组合关系,存现句可分为如下四种(雷涛 1993: 246):

一是典型完整式,表现为A+B+C 式,如例(1):

(1)瓶子两边是两高脚碟果子和核桃榛子什么的。(老舍 2001: 408)

二是定心谓语式,表现为A+C 式,如例(2):

(2)山墙中间一个大火,烧着一堆木头,火苗往起喷着,似乎要把世界都烧红了。(老舍 2001: 430)

三是处所省略式,表现为B+C 式,如例(3):

(3)进来个老太婆,问马威卖中国茶不卖。(老舍 2001: 560)

四是方位主语和动词省略式,表现为C 式,如例(4):

(4)碑是用人造石作的,浅灰的地儿,灰紫色的花纹。(老舍 2001: 408)

在A+B+C 式和A+C 式中,A 段的选择决定了说话者观察事物或场景的视角。从句法角度来看,作为话语出发点的A 段是句子的主语;从语用角度来看,A 段是主位,是已知信息。不同主语的选择对听话者的注意焦点和交际意义会有不同的影响。李宇明(1987)从“话题”和“陈述”的视角提出,存现句中的主语和宾语在相互调换位置后,虽然两个句式所表示的基本语义不变,但所传递信息的焦点不同:此时话题部分是听说双方已知的旧信息,陈述部分是听说双方未知的焦点信息。试看例(5):

(5)a.布尖儿上还插着几个红豆儿。(老舍 2001: 408)

b.几个红豆儿还插在布尖儿上。文中凡未指明出处的例句,皆为笔者自拟。

例(5a)和(5b)的命题内容基本相同,但主观视角有所区别:前者的主语是“布尖儿上”,其主观视角为“布尖儿上”;后者的主语是“几个红豆儿”,其主观视角为“几个红豆儿”。例(5a)和(5b)采用不同的主语是作者主观选择的结果。

三、研究设计

(一)研究内容

本文基于长篇小说《二马》中的存现句在两个英译本中的主语选择情况,采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研究方法,考察两个译本之间以及两个译本与原文之间在主观视角选择上的异同。

(二)语料介绍

《二马》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和语言大师老舍早期的著名长篇小说,也是一部以外国为背景描写中国人生活的小说。本文选取了在英汉文学翻译领域颇具代表性的Julie Jimmerson(2001)英译本Mr. Ma & Son: A Sojourn in London(简称J 译本)和William Dolby(2013)英译本Mr. Ma and Son: Two Chinese in London(简称W 译本)。

(三)语料分析

笔者对语料进行了分析与归纳,具体步骤如下:首先,使用人工阅读的检索方式筛选出符合条件的汉语存现句语料,共119 例;然后,通过对两个译本和原文的研读和对比,提取两个译本中的目标语料;最后,对原文汉语存现句语料和两个译本的语料,以及两个译本的语料进行比较分析。

四、结果与讨论

通过分析语料发现,两个译本中相应小句的主观视角选择上存在两种情况:一是与原文存现句主观视角一致,J 译本52 例,W 译本70 例;二是与原文存现句主观视角不一致,J 译本67 例,W 译本49 例。

(一)两个译本选择相同主观视角

两个译本选择相同主观视角的例句有62 例,其与原文的对比情况如表1 所示。

表1 两个译本选择相同主观视角时与原文的对比情况

数量 比例与原文存现句主语和主观视角均一致 37 31.09%与原文存现句主语和主观视角均不一致 22 18.49%3 2.52%

1.两个译本与原文主语相同,且与原文主观视角一致

两个译本中有37 例主语相同,且与原文主语和主观视角一致。也就是说,在对同一事件或场景进行描述时,两个译本都选择了与原文相同的主观视角。试看例(6):

(6)圣诞的第二天早晨,地上铺着一层白霜,阳光悄悄地从薄云里透出来。(老舍 2001: 416)

J 译本:The next morning after Christmas the ground was covered with a coat of frost, and the sun quietly shone out from the thin clouds.(Jimmerson 2001: 417)

W 译本:On the morning of Boxing Day, the ground was spread with a layer of white frost. The sun appeared, peeping from thin clouds.(Dolby 2013: 101)

例(6)原文存现句的主语为方位名词“地上”。两个译本都选择了与原文相同的方位主语“the ground”,表明两个译本与原文选择了相同的主观视角。

2.两个译本主语相同,但与原文主语和主观视角均不一致

两个译本有25 例主语相同,但与原文主语和主观视角均不一致。其中,22 例由C 段作主语,3 例由人称代词作主语。这表明两个译本在对同一事件或场景进行描述的过程中选择了相同的主观视角,但和原文所选择的主观视角不同。试看例(7):

(7)又待了一会儿,窗外凑来好几个戴小柿饽帽子的了,都指手画脚地说话。(老舍 2001: 570)

J 译本:Then after a while a bunch of skull-capped Chinese gathered out front, all gesticulating with animation.(Jimmerson 2001: 571)

W 译本:Shortly afterwards,a good few flat-capped Chinese men came crowding up to the window,speaking and gesticulating wildly.(Dolby 2013: 133)

例(7)原文存现句的主语为方位名词“窗外”。两个译本都选择了“好几个戴小柿饽帽子的”充当主语,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英汉语言表达方式差异的影响,同时也体现了译者的主观能动性(翁义明 2018)。

(二)两个译本选择不同主观视角

两个译本选择不同主观视角的例句有57 例,其与原文的对比情况如表2 所示。

表2 两个译本选择不同主观视角时与原文的对比情况

与原文存现句主观视角不一致J 译本 数量 15 42比例 12.61% 35.29%W 译本 数量 33 24比例 27.73% 20.17%与原文存现句主观视角一致

1.两个译本主语及主观视角不同,J 译本与原文主语及主观视角一致

在对同一事物或场景进行描述时,不同译者在主观视角的选择上有时会呈现出差异。主观视角选择的差异既是语言主观性的表现,同时也是不同语言转换过程中译者主体性的具体体现。在两个译本选择不同主观视角的57 例译文中,J 译本与原文主观视角一致的有15 例。试看例(8):

(8)坐在公众汽车的顶上往下看,街两旁好像走着无数的大花蘑菇。(老舍 2001: 166)

J 译 本:If you looked down outside at them from a double-decker, it looked as though the sidewalks were filled with walking mushrooms.(Jimmerson 2001: 167)

W 译本:If you sat upstairs in the bus and looked down, it appeared as if countless large, bright mushrooms were walking along both sides of the street.(Dolby 2013: 46)

例(8)原文存现句的主语是方位名词“街两旁”,J 译本与原文主语及主观视角一致。而W 译本的主语是“countless large, bright mushrooms”,与原文和J 译本均不一致。译文主观视角的不同体现了译者在表达相同情景或概念时认知上的差异,而这种差异同时也体现了语言的主观性和译者的主体性。

2.两个译本主语相同,主观视角不同,W 译本与原文主观视角一致

在两个译本选择不同主观视角的57 例译文中,W 译本与原文主语不一致,但主观视角一致的有33 例,是J 译本的两倍多。这种情况多是W 译本将原文的地点名词译为前置状语,从而保留了相同的主观视角。试看例(9):

(9)车站上,大街上,汽车上,全花红柳绿的贴着避暑的广告。(老舍 2001: 164)

J 译本:Giant multi-colored billboards were splashed everywhere, in stations, on the boulevards,on buses—all advertising summer holiday retreats.(Jimmerson 2001: 165)

W 译本:In stations, at bus stops, in the main streets and on the buses were hung gaudy posters advertising summer holidays.(Dolby 2013: 45)

在例(9)中, W 译本的“In stations, at bus stops, in the main streets and on the buses”是前置状语,与原文主观视角一致。J 译本和W 译本在主观视角选择上的差异反映了译者在认知活动中的主观性和在翻译活动中的主体意识。

五、结语

本文通过对长篇小说《二马》中存现句在两个英译本中的主语选择情况的分析发现,在汉语存现句的英译过程中,两个译本之间以及两个译本与原文之间在主观视角选择上既存在相似之处,也表现出一些差异性。相较于J 译本,W 译本的主观视角选择更倾向于与原文一致。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语言的主观性和翻译过程中译者的主体性(翁义明 2018)。

参考文献:

Dolby, W. (trans.). 2013. Mr. Ma and Son: Two Chinese in London[M]. Republished Melbourne: Penguin Group.

Langacker, R. W. 1987. 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Grammar(vol. 1): Theoretical Prerequisites[M].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Jimmerson, J. (trans.). 2001. Mr. Ma & Son: A Sojourn in London[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Renkema. J. 2004. Introduction to Discourse Studies[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老舍. 2001. 二马[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雷涛. 1993. 存在句的范围、构成和分类[J]. 中国语文(4): 244-251.

李福印. 2008. 认知语言学概论[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李宇明. 1987. 存现结构中的主宾互易现象研究[J]. 语言研究(2): 14-29.

师璐, 张建理. 2018. 主观化视角下的英语悬垂分词研究[J]. 浙江外国语学院学报(3): 57-64.

翁义明. 2018. 语言学视角下的译者主体性研究——以《二马》流水句的两个英译本对比为例[J]. 外国语言文学(3):276-291.

朱德熙. 1982. 语法讲义[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A Comparative Study o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ese Existential Sentences from the Subjective Perspective:A Case Study on Two English Versions of Mr. Ma and Son

WENG Yiming,GAO Feixiang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South-centr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Wuhan 430074,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linguistic subjectivity and translator’s subjectivity,this paper makes a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analysis of the subject choices in the existential sentences in the two English versions of the Chinese novel Mr. Ma and Son, as well as explores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of the subjective perspectives among the two English versions and the original version.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subtle differences in the choice of subjective perspective between the two English versions,as well as between the two English versions and the origiral version. The choice of subject is the concrete manifestation of linguistic subjectivity and translator’s subjectivity in linguistic form.

Key words: subjective perspective;Chinese existential sentences;English versions of Mr.Ma and Son;translator’s subjectivity

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0)05-0091-05

收稿日期2020-04-21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类型学视域下的汉语意外范畴研究”(17BYY150);中南民族大学中央高校专项青年项目“欧盟气候治理的话语建构及对中国的借鉴”(CSQ19007)

作者简介翁义明,中南民族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英汉语言对比与翻译、认知语言学。邮箱:weng_yiming@163.com。高飞翔,中南民族大学外语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汉语言对比与翻译。

(责任编辑:周红英 陈歆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