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模因理论视域下的军语语义泛化研究

邱 佳

(嘉兴学院 外国语学院,浙江 嘉兴 314001;匈牙利科学院,布达佩斯 1011-1239)

摘 要文章从语言模因理论视角出发,对军语语义泛化的机制和影响因素进行探究。研究结果表明:1)跨域传播是军语语义泛化的一个重要根源,军语跨域传播主要包括两种方式,即基因型相同信息直接传递和表现型同形联想嫁接,且两者往往是相互交织的;2)军语模因从专域模因转变为通域模因进而发生语义泛化是有条件的,影响因素主要来自军语模因自身、通域模因库和模因宿主三个方面。文章为军语语义泛化提供了一种可能的理论解释,对未来相关研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语言模因;军语;跨域传播;语义泛化;词汇语用学

一、引言

军语是军事术语的简称,是规范化的军事用语(周大军 2009)。从社会语言学角度来看,军语是一种社会方言,主要在军事社团内部使用。从术语学角度来看,军语具有科学性、规范性、准确性等特点,可视为军事领域的专业术语,是科学术语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关注的是,相当数量的军语存在跨域传播进而发生语义泛化的现象,对这一语言现象作出合理而全面的解释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实际意义。综观已有研究可以发现,除了军语辞书编纂,国外学者对军语语义演变的关注较少,偶有学者对单个军语的词源或其在某一历史时期的用法进行探究(如Johnston 1929; Johnson 1952; User 2012)。相对而言,国内学者对此给予了更多关注。如周刚(1989: 18)指出,军语与全民共同语相互联系,军语既可以“完全借用”和“改造借用”方式借用全民共同语,也可以“完全进入”和“改造进入”方式进入社会各领域,成为全民共同语。又如向音和李进学(2008)分析了军语泛化渗透的领域,揭示了军语泛化的原因、条件、作用及发展趋势。他们(向音、李进学 2008: 65-66)提出,“特殊的社会状况”是军语泛化的主要动因,而“语言内部的需求”则是军语泛化的决定因素。再如周大军(2006,2009)及李洪乾(2016)借鉴概念隐喻理论、概念整合理论等认知语言学理论,剖析了军语发生的认知基础、军语语义发展变化的认知途径和军语意义理解的认知过程,发现隐喻在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上述探索无疑增进了我们对军语语义泛化现象的理解,然而统一理论观照下的动态演变机制、影响因素等研究仍较为缺乏。有鉴于此,本文拟从语言模因理论出发,解析军语语义泛化的相关机制和影响因素,以期为词汇演变研究提供些许启示和借鉴。

二、语言模因理论概述

Dawkins(1976: 189)在专著The Selfish Gene 中首次提出“模因”概念,认为模因是基因的文化对等物,是文化得以进化的复制因子。Blackmore(1999: 43)指出,模因是“能通过广义上称为‘模仿’的过程被‘复制’的信息单位”。这种模仿未必是原样本的完全拷贝,其往往可能发生变异而产出变体,由此显示出模因宿主的创造性。

国外学者在语言模因方面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探索。Worden(2000: 353)认为语言演变也是一种进化,语言的诸多特征则是这一进化过程的结果。不同词语之间会相互施加选择压力,影响因素包括词语在语义上的有用性和无歧义性、语音方面的区别性、与其他词语在句法搭配上的适宜性、易学程度、社会接受度和表达经济性等。Ritt(2004)提出,语言是一种典型的能够不断自我复制且具有自适应性的复杂系统,因而可以用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解释语言演变现象,音素、词素、语法规则等都能成为模因。近年来,网络交际空间中语言模因的传播、交际效果和语用功能逐渐成为国外学界关注的热点。Kim & Jung(2017)从模因视角出发,考察了青少年在社交网络平台中的俚语使用情况,发现模因是俚语传播的重要推动力之一,语言复制通过“感染”青少年得以实现。Ikeda et al.(2020)考察了交际者如何在Facebook 上借助多模态模因实施隐性劝说,发现使用模因能够提升劝说效果。此外,已有研究显示,在社交网络中使用语言模因可以构建群体身份(如DeCook 2018)、协商社区秩序规范(如Procházka 2018)、提升社区成员间的亲密度(如Inocencio & Reboucas 2019)。

何自然和何雪林(2003: 208)率先将“模因”概念引入国内,提出“模因论为语言演变引入了信息复制的观点”,同时也为“言语交际的研究提供了新思路”。谢朝群和何自然(2007: 31)认为“任何字、词、短语、句子、段落乃至篇章,只要通过模仿得到复制和传播”,都有可能成为语言模因。何自然和陈新仁(2014: 9)指出,“语言模因是携带模因宿主意图、借助语言结构以重复或类推的方式反复不断传播的信息表征”。这里,“模因宿主”是指语言模因的使用者,“携带模因宿主意图”体现了语言使用者的主体性和能动性,“语言结构”包括经模仿而传播的任何语言单位,“重复或类推”构成语言模因传播的主要方式,“信息表征”是语言模因的本质内容。可见,语言模因的形成需要一定的内、外部条件:一方面往往需要在形式、语义、语用或修辞等方面具有非模因语言单位所不具备的特征;另一方面也需要在空间开放性、媒体传播力、事件凸显度和公众专注度等方面具备良好的基础。根据传播力度,语言模因有相对的强弱之分:强势语言模因稳定性强、复制率高、存活时间长;弱势语言模因被模仿的机会相对较少,并可能逐渐衰退甚至消亡。就目前的应用而言,语言模因理论不仅可用于词汇演变研究,而且可用于句法演变研究(如Chen 2017;陈新仁 2017;陈新仁、何自然 2018;陈梅松等 2019)。

三、军语语义泛化的语言模因论解读

本文将那些不受专业领域限制、能够为社会不同行业和阶层普遍理解并广泛使用的语言模因称为通域模因,与之相对应的是专域模因。当然,通域模因与专域模因之间并没有不可跨越的鸿沟。

(一)军语语义泛化的机制

何自然(2005)将语言模因的复制和传播方式分为基因型和表现型两种:前者可细分为相同信息直接传递和相同信息异形传递,后者可细分为同音异义横向嫁接、同形联想嫁接以及同构异义横向嫁接。从表面来看,基因型和表现型似乎彼此独立,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发展过程而言,基因型是表现型得以发生的基础和前提,表现型则是基因型的潜在发展趋势。

跨域传播是军语语义泛化的一个重要根源,其主要有两种情形:一是作为军事术语的语义和指称范围不变,模因宿主由军事领域逐步扩展到其他社会活动领域,此时的“跨域”主要表现为模因宿主范围的扩大,对应于何自然所提出的基因型相同信息直接传递;二是语义产生了变异,即新的语境义相对于其作为军事术语的语义发生了某种程度的偏离,指称范围发生变化,可用来指称非军事领域的对象,此时的“跨域”主要表现为指称领域的改变,对应于何自然所提出的表现型同形联想嫁接。下文以军语模因“战场”为例加以分析。

(1)a.二战罕见秘照面世 战士背着驴上战场(搜狐网2016-09-02)

b.抗疫战场就是履职阵地(人民网 2020-05-21)

c.电信业&科技业:对决多元化运营新战场(新华网 2018-02-08)

d.同花顺午评:4000 点成多空博弈主战场(中国证券网 2015-07-22)

e.中考第四场开卷考试 考生装备齐全上战场(中安教育网 2015-06-15)

例(1a)中,“战场”复制了其作为专域模因的军语语义,即“两军交战的地方”(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2018: 1647),仅是扩大了模因宿主的范围,因此属于军语跨域传播的第一种情形。例(1b)—(1e)中,“战场”的语言形式未发生变化,但在语境和语义层面发生了变异,因此属于军语跨域传播的第二种情形。

就第二种情形而言,“战场”的语义泛化有赖于模因宿主的隐喻认知能力。在认知语义学视域中,隐喻是一种认知模式,“人类有能力将一个概念域隐喻性地映射到另一个概念域,从而建立起不同概念域之间的相互关系”(尹丕安 2005: 13)。在隐喻认知能力的作用下,模因宿主才能在保持语言形式不变的情况下,将语言模因嫁接于不同场合,进而引发不同的意义联想。“战场”之所以能突破军事领域而用于抗疫、商业竞争、股市、中考等非军事领域,主要在于这些领域同样具有竞争性,这一共同特征为跨域映射关系的成功建立提供了前提和基础。“战场”的语义泛化最初只是为满足临时交际需要而个别发生,伴随复制和传播频率的提高,衍生的新语义会逐步沉淀固化,其从专域模因转变为通域模因,所指“空间”由实转虚。

一般而言,军语模因在跨域传播的初始阶段以基因型相同信息直接传递方式来突破原先作为专域模因的宿主范围,此后有的继续坚持该方式,有的则改用表现型同形联想嫁接方式,即“嫁接于不同场合”(何自然 2005: 60)并发生语义变异,在两种方式的反复交织中,军语语义泛化得以实现。

(二)军语语义泛化的影响因素

军语模因从专域模因转变为通域模因进而发生语义泛化是有条件的,影响因素主要来自军语模因自身、通域模因库和模因宿主三个方面。

1.军语模因自身

与军语模因自身有关的影响因素涉及模因的可接触性、可理解性和语用修辞价值。Heylighen(1998)提出,模因的成功复制和传播主要经历四个阶段,即同化、记忆、表达和传播。在同化阶段,只有具有可接触性的模因才能有机会“感染”潜在宿主。汉语军语模因在这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古代军事文化是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近代长期的反侵略战争和国内革命战争加深了中华民族的战争记忆,同时退役军人、媒体等也对提升军语模因的可接触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一般而言,专业程度较高的军语的可接触性较低,其转变为通域模因的可能性较小。

军语模因要“感染”潜在宿主,仅满足可接触性条件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能够为潜在宿主所理解。军语模因的可理解性受人类认知机制的制约,泛化后产生的新语义与原先作为军事术语的原型语义之间必须存在某种相似性且符合人们对客观世界的感知和体验,因为“心智是体验性的”(Lakoff & Johnson 1999: 1),“我们用以思考和行动的日常概念系统在本质上是隐喻性的”(Lakoff & Johnson 1980: 3)。一般而言,可理解性较高的军语模因更易为潜在宿主所识记,也就更有可能获得复制和传播的机会。

军语模因独特的语用修辞价值也会影响其语义泛化。对于发生表现型复制和传播的军语模因而言,语义变异往往与其在特定语境中所发挥的语用修辞价值有关,语用修辞价值是强势语言模因形成的基本条件之一(何自然 2008)。例如:

(2)苦干实干加油干 决战脱贫攻坚(《光明日报》 2017-10-20)

“决战”指“敌对双方使用主力进行决定胜负的战役或战斗”(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2018: 712)。例(2)中,“决战”的宿主通过激活受众对战争决战阶段相关特征的联想来凸显脱贫工作的艰巨性和重要性,增强了语言的感染力,有助于达到号召受众全力以赴完成脱贫目标的效果。

2.通域模因库

通域模因库的接纳力是影响军语语义泛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与语言的开放性和经济性有关。任何“活”语言的词汇系统都是开放的、动态发展的,这为新模因的加入提供了可能。语言遵循经济性原则,对于使用价值相同的语言单位存在阻遏机制。词汇阻遏机制“可以避免词汇系统内出现或存在具有相同使用价值的词项,因而有利于保证词汇系统的经济性”(陈新仁 2007: 80)。军语模因要流向通域模因库,重要前提之一便是通域模因库中原先不存在使用价值相同的语言模因。为满足交际需要,人们会借用现成的、接触得到的、能够理解的那部分专域模因来指称相关事物,以此弥补通域模因库相应表达缺位的不足。这种保留模因的语音和语形而泛化其语义的进化方式是“所有语言面对有限能指与无限所指之间的矛盾所采取的一种有效的语用策略”,其符合语言的经济性原则和交际的便捷性原则,“避免了语言词汇的无限增长可能造成的过重记忆负担”(杨文全、程婧 2006: 132)。

3.模因宿主

模因宿主因素主要指宿主的意愿倾向性。模因的复制和传播离不开宿主(Distin 2011: 233),“模因的主体性源于宿主的主体性”(李捷、何自然 2014: 60)。受人脑记忆时长和存储空间限制,模因为获得宿主注意力而展开竞争(Dawkins 1976: 197),宿主则在意愿的驱动下有选择性地复制和传播模因。长期以来,人民军队与人民鱼水情深、血脉相连,拥军爱军的社会氛围为军语模因流向通域模因库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国民众喜欢复制和传播军语模因便也顺理成章了。

需要指出的是,军语语义泛化往往是多种影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表示作战保障、军种兵种和作战行动的军语之所以相对容易发生语义泛化(原媛 2014: 125),就在于其受到多种影响因素的同向作用,比如易通过新闻媒体、军事题材的文学影视作品等途径为潜在宿主所熟知,与其他社会活动领域具有相通性而易引发相似性联想,具有鲜明的语用修辞价值,契合宿主的心理情感特点,等等。

四、结语

本文借助语言模因理论探究了军语语义泛化的机制和影响因素,得出如下基本结论:1)跨域传播是军语语义泛化的一个重要根源,在基因型相同信息直接传递和表现型同形联想嫁接的反复交织中,军语语义泛化得以实现;2)军语模因从专域模因转变为通域模因进而发生语义泛化是有条件的,影响因素主要来自军语模因自身、通域模因库和模因宿主三个方面。为弥补本文偏重理论分析的不足,笔者今后将引入实证研究方法,以期从共时和历时角度来进一步深化语言模因理论视域下的军语语义泛化研究。

参考文献:

Blackmore, S. 1999. The Meme Machin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Chen, X. R. 2017. Extensions of the Chinese passive construction: A memetic account[J]. East Asian Pragmatics 2(1): 59-74.

Dawkins, R. 1976. The Selfish Gen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eCook, J. R. 2018. Memes and symbolic violence: #Proudboys and the use of memes for propaganda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ollective identity[J]. Learning, Media and Technology 43(4): 485-504.

Distin, K. 2011. Cultural Evolution[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eylighen, F. 1998. What makes a meme successful? Selection criteria for cultural evolution[C]// R. Jean(ed.). Proceedings of the 15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Cybernetics, 418-423.

Ikeda, S. N., L. C. Silva & M. Saparas. 2020. The metonym-metaphor relationship and the implicit persuasion in multimodal memes[J]. Revista de Estudos da Linguagem 28(3): 1421-1459.

Inocencio, L. & D. Reboucas. 2019. ‘Brace yourselves, the zuera is coming’: Memes, digital media literacy and creative appropriation of Game of Thrones fans on Facebook[J]. Periferia 11(2): 153-177.

Johnson, G. C. 1952. “Gonele” as a military term in twelfth-century French[J]. The Modern Language Review 47(4): 556-558.

Johnston, M. 1929. Familia as a military term[J]. The Classical Weekly 23(4): 32.

Kim, Y. J. & S. H. Jung. 2017. A study on the applicability of language meme as a spreading medium of juvenile slang[J].Korean Comparative Government Review 21(4): 341-362.

Lakoff, G. & M. Johnson. 1980. Metaphors We Live By[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Lakoff, G. & M. Johnson. 1999. Philosophy in the Flesh: The Embodied Mind and Its Challenge to Western Thought[M].New York: Basic Books.

Procházka, O. 2018. A chronotopic approach to identity performance in a Facebook meme page[J]. Discourse, Context &Media 25: 78-87.

Ritt, N. 2004. Selfish Sounds and Linguistic Evolution: A Darwinian Approach to Language Change[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User, H. S¸. 2012. Examples of political and military terminology in old Turkic inscriptions[J]. Bilig 60: 257-272.

Worden, R. P. 2000. Words, memes and language evolution[C]// C. Knight, M. Studdert-Kennedy & J. R. Hurford(eds.). The Evolutionary Emergence of Language:Social Function and the Origins of Linguistic For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53-371.

陈梅松, 邱佳, 陈新仁. 2019. 基于语料库的“有+动词+过”的语言模因学分析[J].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4): 6-10.

陈新仁. 2007. 词汇阻遏现象的顺应性阐释[J]. 外语学刊(1): 80-86.

陈新仁. 2017. 词汇-语法创新的语言模因论解读——以英语非作格动词“致使化”为例[J]. 外语教学(3): 12-17.

陈新仁, 何自然. 2018. “吃+NP-f”的模因句法学阐释[J]. 浙江外国语学院学报(1): 9-16.

何自然. 2005. 语言中的模因[J]. 语言科学(6): 54-64.

何自然. 2008. 语言模因及其修辞效应[J]. 外语学刊(1): 68-73.

何自然, 陈新仁. 2014. 语言模因理论与应用[M]. 广州: 暨南大学出版社.

何自然, 何雪林. 2003. 模因论与社会语用[J]. 现代外语(2): 200-209.

李洪乾. 2016. 军语泛化现象的认知研究[D]. 长沙: 湖南师范大学.

李捷, 何自然. 2014. 语言模因的主体性与语境化[J]. 外语学刊(2): 59-64.

向音, 李进学. 2008. 军事语言的泛化现象分析[J]. 现代语文(11): 65-66.

谢朝群, 何自然. 2007. 语言模因说略[J]. 现代外语(1): 30-39.

杨文全, 程婧. 2006. 隐喻认知与当代汉语词义变异的关联过程——以汉语流行词语的衍生和语义泛化为例[J].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6): 130-135.

尹丕安. 2005. 模因论与隐喻的认知理据[J]. 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 12-14.

原媛. 2014. 军语四十年发展变化研究[D]. 合肥: 安徽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2018. 现代汉语词典(第7 版)[Z]. 北京: 商务印书馆.

周大军. 2006. 军语的认知研究——军语的产生、发展和理解[D]. 上海: 上海外国语大学.

周大军. 2009. 泛化军语解读的认知过程[J]. 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 (2): 16-20.

周刚. 1989. 试论现代汉语军事术语[J]. 汉语学习(4): 15-19.

本研究得到嘉兴学院人文社科青年学术骨干项目资助,特此致谢!

A Linguistic Memetic Approach to the Semantic Generalization of Military Terms

QIU Jia
(School of Foreign Studies, Jiaxing University, Jiaxing 314001, China; Hungarian Academy of Sciences,Budapest 1011-1239, Hungary)

Abstract: Based on linguistic memetics,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dynamic process involved in crossdomain transmission and semantic generalization of military terms and analyzes the main factors triggering the occurrence of the phenomena. It concludes that cross-domain transmission of military terms, often with memetic genotype and memetic phenotype transmission interwoven in the dynamic process, is an important condition of their semantic generalization, which in turn is the result of the interplay among factors related to military term memes, the general domain meme pool, and meme hosts. The paper offers a different theoretical account of the semantic generalization of military terms and has a certain reference significance for future relevant research.

Key words: linguistic memes; military terms; cross-domain transmission; semantic generalization;lexico-pragmatics

中图分类号H0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0)05-0076-06

收稿日期2020-06-15

基金项目国家留学基金(201806190081);浙江省教育厅高等学校国内访问学者教师专业发展项目“语言模因跨域使用的语用与修辞研究”(浙教办高科〔2015〕99 号)

作者简介邱佳,嘉兴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博士,匈牙利科学院访问学者。研究方向:语用学、外语教学。邮箱:qiujiapoppy@163.com。

(责任编辑:潘 琼 周红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