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话语研究:从认知障碍到人际语用

郭亚东

(同济大学 外国语学院,上海 200092;同济大学 老龄语言与看护研究中心,上海 200092)

摘 要阿尔茨海默病(AD)患者话语研究是人类认识自身语言发展、认知功能变化的重要领域。伴随全球老龄化进程,相关研究已从认知障碍层面延伸至人际语用层面,临床意义和社会效益日益凸显。在此背景下,文章首先从神经语言学、系统功能语言学、社会语言学和语用学四个维度梳理国外AD 患者话语研究;然后从引介和综述及本土化研究两个方面概述国内AD 患者话语研究;最后基于文献综述,聚焦研究议题和研究方法对未来研究作出展望。

关键词AD 患者话语研究;认知障碍;人际语用;研究综述

一、引言

随着全球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老年语言学研究引起广泛关注。正常老年人语言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社会意义,“针对包括老年痴呆症或帕金森氏病患者、中风及其他可能致使语言能力衰退的疾病患者的研究”(黄立鹤 2015b: 21)同样如此。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简称AD)是一种常见的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患者的语言表达能力和言语交际能力在不同病理阶段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蚀失(Cummings 2009;Davis & Maclagan 2018a,b)。AD 患者的语言使用问题已成为神经语言学、临床语言学、认知语言学、语用学等学科共同的研究热点,呈现出理论视角多元、考察路径多样、跨学科特征显著等特点,相关研究成果颇丰。本文尝试对国内外AD 患者话语研究进行梳理、总结和分析,并对未来研究作出展望,以期为老年语言学研究尤其是AD 患者言语交际研究提供些许参考。

二、国外研究进展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AD 患者的语言障碍作为一类失语现象进入研究视野。 在较长一段时间里,研究者仅关注AD 患者的临床病理、认知障碍和医疗对策,其作为语用失调交际者的话语特征并未受到重视。20 世纪末以来,随着社会语言学和临床语言学的发展,将AD 患者作为特殊言语行为主体,在人际互动中考察其语用特征和身份意识的研究开始逐渐兴起。下面我们分四个维度对国外AD 患者话语研究加以简要概述。

其一,神经语言学维度。以Caplan(1994)、Ober & Shenaut(1999)为代表的神经语言学家在研究失语症神经机制时发现,AD 患者的话语在语音、词汇、语义和表层句法等方面存在退化或蚀失问题。近年来,部分研究者(如Almor et al. 2009;Duncan et al. 2018;Gosztolya et al. 2019)开始注重针对语言神经认知机制的实验研究,他们借助事件相关电位、功能性核磁共振、脑磁图等技术,融合形式语言学对词汇、语义和句法结构的描述,以考察AD 患者在词形转换、句式转换、抽象命名使用等方面的障碍及对应的神经反射区。此类研究将脑神经科学与形式语言学有机结合起来,聚焦语言与脑神经之间的关联,旨在进行病理溯源。

其二,系统功能语言学维度。Mortensen(1992)、Armstrong(2005)、Ferguson & Thomson(2008)等学者尝试从语言符号的意义出发,为AD 患者的话语特征寻找系统功能语言学方面的理据。他们的研究表明:1)AD 患者的词汇语法资源保存较好,但难以对信息进行扩展、详述或例证,而且其话语存在重复、缺少人称代词等问题;2)AD 患者话语连贯性较差,主位推进和话语衔接出现障碍。总体而言,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下的研究大多关注概念功能和语篇功能,对人际功能的探讨则有待进一步加强。

其三,社会语言学维度。与神经语言学和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对AD 患者话语特征的探索不同,社会语言学尤其是社会语用学视角下的研究强调将此类特殊群体置于社交情境之中。1994 年,AD患者话语研究知名学者Hamilton 出版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Conversations with an Alzheimer’s Patient: An Interactional Sociolinguistic Study。Hamilton(1994)采用个案跟踪法考察了AD 患者交际行为的历时变化,她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病情的恶化,AD 患者的情境意识、对象意识和个人身份意识(如职业、年龄和性别等)逐渐退化,交际参与模式由主动渐变为被动。Ramanathan(1995,1997)聚焦AD 患者面对不同情境和对象时的叙事能力进行了研究,他认为碎片化的语言恰恰是AD 患者描述世界、表达意愿的方式。伴随人文关怀意识的不断增强,一些学者(如Leibing & Cohen 2006;Hyden et al. 2014)明确提出了充分尊重AD 患者独立人格的研究理念。他们认为AD 患者尽管交际能力退化、社会属性蚀失,但是仍保有独立人格,只有了解病患的交际模式,方能走进其独特世界。

其四,语用学维度。近年来,在Shenk(2005)、Cummings(2009)、Hamilton(2019)等学者的引领下,尤其是在“临床语用学”(Cummings 2009)这一学科术语提出之后,学界开始将面子、礼貌、言语行为、预设、会话含义等语用学概念融入AD 患者话语研究之中。由此,从不同的语用学切入点来探究AD 患者语言使用特征的研究逐渐受到重视。Shenk(2005)不仅从语用学维度探讨了AD 患者的语用能力问题,而且研究了其记忆障碍与个人身份意识蚀失之间的关系。Shenk(2005)通过分析AD 患者所讲述故事的片段发现,AD 患者的“身份库”依然存在,但调用身份或建构身份的意识和能力出现障碍,其身份意识具有很强的交际依赖性。值得一提的是,Hamilton 基于AD 患者与医生、看护、家人以及研究者之间言语交际的案例,对该群体的认知能力、语言表征和交际特点进行了深入观察与思考,并于2019年发表了力作Language,Dementia and Meaning Making: Navigating Challenges of Cognition and Face in Everyday Life。在该著作第三章“‘How old am I?’: Forgetting Facts About Oneself”中,Hamilton 依据半开放访谈的结果,集中考察了AD 患者在言语互动中的个人身份记忆、自我领地意识,以及在无法顺畅、准确地提供个人身份信息时所采用的话语策略(自我阐释和自我评价),分析了个人身份意识蚀失的认知理据及其对话语实践的影响。Hamilton(2019)提出,针对AD 患者开展包括语言能力和语用能力在内的认知障碍临床研究,有必要整合医学研究范式(medical paradigm)与话语研究范式(discursive paradigm),加强人际互动维度的考察。她(Hamilton 2019)进一步指出,观察AD 患者作为交际主体在生活情境中“以言行事”的特征,有助于在临床诊断之前察觉和重视病症,同时可为治疗阶段的医患互动和语言看护提供语言及语用理据。

三、国内研究进展

国内语言学界对AD 患者话语的关注大致始于20 世纪90 年代, 但在较长时期内以引介和综述国外相关研究成果为主。随着语言学研究的发展和人口老龄化形势日趋严峻的现实触动,国内AD 患者话语研究呈现方兴未艾之势,相关研究机构相继成立(如同济大学老龄语言与看护研究中心、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语言障碍与言语治疗研究中心),学术交流活动日益活跃(如多模态与特殊人群话语多学科研究求索论坛、全国老年语言学讲习班)。下面我们从引介和综述及本土化研究两个方面对国内AD 患者话语研究加以简要概述。

其一,引介和综述。沈家煊(1992a,b)、王德春(1995),以及杨亦鸣和沈兴安(2002)等学者紧跟国际前沿,将国外神经语言学与失语症相关研究成果引介到国内,建议国内学界关注AD 患者、自闭症患者和精神分裂症患者等特殊人群的语言使用问题。部分学者(如崔刚 1998;罗倩、彭聃龄 2001;赵俊海、杨炳钧 2012;马博森等 2018;刘红艳 2020)在评述国外研究的同时,尝试论证语言学理论与各类失语症研究的互补关系,展望从语音、语义和语用等层面开展本土化研究的前景。赵俊海和杨炳钧(2012)概述了系统功能语言学与临床语言学结合研究的相关理据,以及临床话语研究的系统功能语言学路径。赵俊海、杨炳钧(2012: 100)指出,该类研究将言语缺陷患者的话语分析整合于一个统一的框架,“以语境为统摄,以意义为中心,以形式为辅助,以互为体现为手段”,具有良好的操作性和实用性。刘红艳(2020: 72)从两个方面梳理了有关AD 患者语言障碍的实验研究:一是对患者“音位、找词困难、句法、话语层面”语言障碍的实验研究;二是借助“眼动、脑电及脑成像等技术”对患者语言障碍认知神经机制的实验研究。刘红艳(2020: 72)认为目前实验研究对患者“语言使用的复杂性”及“交际和认知关系的内在神经机制”关注不够,未来研究应从交际语用角度对患者的自然话语进行系统探究,以为患者语言障碍康复治疗提供更为有力的支撑。

其二,本土化研究。国内AD 患者话语研究尽管起步相对较晚,但在个别领域取得了一定成果,形成了一定特色,甚至在某些方面处于国际领先地位。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注重运用自然话语,关注互动话语的语篇和语用特征,拓展了全面认知AD 患者话语特征的视野;2)强调跨学科融合,尝试多模态话语研究,拓宽了探究AD 患者意义表达的路径。比如,刘红艳(2005)基于采集自北京养老院及家庭的自然语料,对正常老年人和AD 患者现场即席话语的特征进行描述,同时还对二者在社交语用中的人际关系处理进行对比分析,从一个侧面解释了AD 患者发生话语障碍的原因。她的研究突破了以往将AD 患者话语归结为“病理”或“有缺陷”话语的范式,兼顾患者话语中的正常和非正常,较为全面、客观地反映了患者的语言使用情况。周炯(2012)将神经语言学与功能影像学结合起来,通过语言蚀失来探究AD 患者认知能力的衰退。研究发现,书写能力受损与认知功能的减退密切相关,构字障碍是说汉语AD 患者最常见的书写障碍,出现在疾病的各个阶段,而说英语AD 患者的书写障碍早期表现为不规则词的拼写错误。赵俊海(2012)以系统功能语言学为理论框架,从主位结构、人际意义、及物性、衔接与连贯四个维度对TalkBank 语料库中的AD 患者语料展开分析,尝试为此类病患的早期评估和诊断提供语言学证据。刘建鹏(2019)以DementiaBank 语料库中的AD 患者语料为目标组,以同龄健康人语料为参照组,对患者话语的非名词性资源蚀失进行了对比分析。研究发现,AD 患者的非名词性资源蚀失在“功能词和实体词”方面都存在典型特征(刘建鹏 2019: 602)。值得关注的是,以顾曰国为代表的学者提出,应关注AD 患者作为“鲜活整人”的交际主体身份,采用跨学科研究路线,建构多模态语料库语言学分析框架(如Gu & Xu 2013a,b;吴国良等 2014;黄立鹤 2015a;顾曰国 2018;黄立鹤、朱琦 2019)。这一主张为新时期AD 患者话语研究提供了有益启示。

四、未来研究展望

(一)研究议题

综观近年来国内外相关文献可以发现,AD 患者话语研究已由认知障碍层面延伸至人际语用层面,继语音、词汇、语法、语篇结构等语言形式和语言能力的探索之后,语用逐渐成为新的研究热点和方向,研究者以会话含义、言语行为、话语标记语等为切入点开展了一些研究(如Bolly & Boutet 2018;冉永平、李欣芳 2017)。从人际语用维度来看,话语互动中AD 患者的语用适切性问题逐渐受到重视,身份建构机制、身份记忆退化和身份意识蚀失对交际的影响、不同母语AD 患者会话策略的比较等议题值得深入探究。不容忽视的是,AD 患者语言障碍的进展、语言能力的蚀失是渐进式的,因而分析其话语特征不仅需要在不同交际情境中对照健康群体,还需要对不同病理发展阶段进行历时对比。

归根结底,AD 患者话语研究的最终落脚点是应用,即家庭或医疗康复机构语境中AD 患者的语言看护。对于AD 患者而言,“会话”本身的意义超过信息交换。了解AD 患者的特殊语用特征和交际需求,并用适切的话语内容和表达方式来舒缓他们的负面情绪,延缓其认知障碍恶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然而,这是以往常常被忽视的非常态语用研究领域(Hamilton 2019),未来研究有必要加强这一方面的研究,为语言看护提供进一步的理论支持。

(二)研究方法

根据Schrauf(2013)的观点,AD 患者话语研究大致有两条基本路径,即从认知到话语和从话语到认知,前者基于认知病理解释语言障碍,后者借助话语表征来判断和描写神经功能病变。AD 患者语言障碍根源于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改变,不论是从认知障碍,还是从言语交际入手来探究这一问题,都离不开临床病理诊断。因此,AD 患者话语研究需要借助科学方法观察患者脑部病变状况,以医疗诊断为依据确定病患类型和病变程度,从而在实证研究中确定控制变量和观察变量。然而,现有“基于眼动、脑电及脑成像等技术对AD 患者进行的研究多以医学诊断及防治为目的,对患者语言认知神经机制的实验研究相对匮乏”(刘红艳 2020: 76)。未来AD 患者话语研究有必要进一步探索对医学、神经学、心理学等学科实验手段的借鉴和运用。

除了实验研究,AD 患者话语研究还可以采用民族志研究法、叙事研究法等质性研究方法。如深入医疗机构或病患家庭,实地观察AD 患者的语言生活状况,多情境、多维度地了解其言语交际特征,尤其是患者在面对不同社会关系的言语交际对象时的话语选择。又如“回忆”或“记忆”是研究AD 患者语用心理、自我呈现的重要突破口。以AD 患者长时记忆或瞬时记忆为观测点,考察其在讲述个人经历时选择的事件主题、涉及的相关人物或情境,以及使用的情感词汇等,皆可探究病患在人际互动中利用“残存在记忆中的身份资源”(Hamilton 2019: 125)建构个人身份的认知心理机制。因为无论AD患者的叙事是否属实,其话语都建构起一个故事世界,服务于当下的真实情境或想象的情境。此外,AD 患者在交际中同样是通过多种方式来表达意义的,因而孤立地研究一种符号模态并不能解释其话语的全部意义。AD 患者话语研究需要采用多模态话语分析方法,兼顾面部表情、视觉接触、体态、手势等副语言特征,充分利用图、文、音、像等符号资源,全方位探察病患的语言使用情况。

五、结语

在老龄化社会背景下,开展AD 患者话语研究关乎中国特色老龄事业的推进,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本文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了梳理、总结和分析,力图勾勒出AD 患者话语研究的大致脉络。研究发现,AD 患者话语研究发展至今,研究理论日趋成熟,研究内容由认知障碍层面拓展至人际语用层面,研究对象从病患回归至鲜活交际主体。这不仅体现了AD 患者话语研究理念和研究范式的革新,也反映了科学伦理和人文关怀的进步。未来研究应积极拓展研究议题、丰富研究方法,进一步加深对AD 患者语言障碍本质、脑神经机制和人际互动表征的认知,以期为疾病诊断和治疗,以及养老、医疗保障政策的制定提供客观依据。

参考文献:

Almor, A., J. M. Aronoff, M. C. MacDonald, L. M. Gonnerma, D. Kempler, H. Hintiryan, U. L. Hayes, S. Arunachalam & E. S.Andersen. 2009. A common mechanism in verb and noun naming deficits in Alzheimer’s patients[J]. Brain & Language 111(1): 8-19.

Armstrong, E. 2005. Language disorder: A functional linguistic perspective[J]. Clinical Linguistics & Phonetics 19(3): 137-153.

Bolly, C. T. & D. Boutet. 2018. The multimodal CorpAGEst corpus: Keeping an eye on pragmatic competence in later life[J].Corpora 13(3): 279-317.

Caplan, R. 1994. Communication deficits in childhood schizophrenia spectrum disorders[J]. Schizophrenia Bulletin 20(4):671-683.

Cummings, L. 2009. Clinical Pragmatic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Davis, B. H. & M. Maclagan. 2018a. Represented speech in dementia discourse[J]. Journal of Pragmatics 130: 1-15.

Davis, B. H. & M. Maclagan. 2018b. UH as a pragmatic marker in dementia discourse[J]. Journal of Pragmatics 156: 83-99.

Duncan, H. D., J. Nikelski, R. Pilon, J. Steffener, H. Chertkow & N. A. Phillips. 2018. Structural brain differences between monolingual and multilingual patients with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Alzheimer disease: Evidence for cognitive reserve[J]. Neuropsychologia 109: 270-282.

Ferguson, A. & J. Thomson. 2008. 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 and communication impairment[C]// M. J. Ball, M. R. Perkins,N. Müller & S. Howard(eds.). The Handbook of Clinical Linguistics. London: Blackwell, 130-145.

Gosztolya, G., V. Vincze, L. Tóth, M. Pákáski, J. Kálmán & I. Hoffmann. 2019. Identifying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mild Alzheimer’s disease based on spontaneous speech using ASR and linguistic features[J]. Computer Speech & Language 53:181-197.

Gu,Y. G. & X. F. Xu. 2013a. Modeling the self of Alzheimer’s disease patients: A multimodal corpus linguistics approach[R].Hong Kong: The 2nd Symposium on Healthcare Communication.

Gu, Y. G. & X. F. Xu. 2013b. Alzheimer’s disease patient discourse: A multimodal corpus linguistics approach[R]. Hong Kong:The 5th Symposium on Functional Linguistics and Multimodality.

Hamilton, H. E. 1994. Conversations with an Alzheimer’s Patient: An Interactional Sociolinguistic Study[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amilton, H. E. 2019. Language, Dementia and Meaning Making: Navigating Challenges of Cognition and Face in Everyday Life[M].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Hyden,L.C.,H.Lindemann&J.Brockmeier.2014. Beyond Loss:Dementia,Identity,Personhood[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eibing, A. & L. Cohen. 2006. Thinking about Dementia: Culture, Loss, and the Anthropology of Senility[M]. New Brunswick: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Mortensen, L. 1992. A transitivity analysis of discourse in dementia of the Alzheimer’s type[J]. Journal of Neurolinguistics 7(4): 309-321.

Ober, B. A. & G. K. Shenaut. 1999. Well-organized conceptual domains in Alzheimer’s disease[J].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Neuropsychological Society 5(7): 676-684.

Ramanathan, V. 1995. Narrative well-formedness in Alzheimer’s discourse: An interactional examination across settings[J].Journal of Pragmatics 23(4): 395-419.

Ramanathan, V. 1997. Alzheimer Discourse: Some Sociolinguistic Dimensions[M]. Mahwah: Lawrence Erlbaum.

Schrauf, R. W. 2013. Reading compromised and preserved cognition into and out of conversational data[C]// B. H. Davis & J.Guendouzi(eds.). Pragmatics in Dementia Discourse. Newcastle: Cambridge Scholars Publishing, 245-278.

Shenk, D. 2005. There was an old woman: Maintenance of identity by people with Alzheimer’s dementia[C]// B. H. Davis(ed.). Alzheimer Talk, Text and Context: Enhancing Communication.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3-17.

崔刚. 1998. 语言学与失语症研究[J]. 外语教学与研究(1): 21-28.

顾曰国. 2018. 当下感知世界、内在世界和符号世界作为成长与衰退研究的统一元语言[R]. 上海: 第二届多模态与特殊人群话语多学科研究求索论坛.

黄立鹤. 2015a. 语料库4.0: 多模态语料库建设及其应用[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3): 1-7.

黄立鹤. 2015b. 近十年老年人语言衰老现象研究: 回顾与前瞻[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10): 17-24.

黄立鹤, 朱琦. 2019. 老年语言学研究的语用维度: 视角、方法与议题[J].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6):129-137.

刘红艳. 2005. 老年性痴呆患者与正常老年人现场即席话语能力比较研究[D]. 北京: 北京外国语大学.

刘红艳. 2020. 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语言障碍研究现状和进展——基于病理语言学的实验研究综述[J]. 外语电化教学(5):72-78.

刘建鹏. 2019. 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话语的非名词性资源蚀失[J]. 当代语言学(4): 602-617.

罗倩, 彭聃龄. 2001. 痴呆症的语言研究[J]. 当代语言学(2): 109-118.

马博森, 龚然, 曾小荣. 2018. 系统功能语言学视阈下的语言障碍研究: 回顾与展望[J]. 浙江外国语学院学报(5): 72-80.

冉永平, 李欣芳. 2017. 临床语用学视角下语用障碍的交叉研究[J]. 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 (2): 28-38.

沈家煊, 译. 1992a. 神经语言学: 对失语症中语言与脑关系的综观(上)[J]. 当代语言学(3): 10-12.

沈家煊, 译. 1992b. 神经语言学: 对失语症中语言与脑关系的综观(下)[J]. 当代语言学(4): 4-13.

王德春. 1995. 神经语言学展望[J]. 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 (2): 1-7.

吴国良, 徐训丰, 顾曰国, 张永伟. 2014. 痴呆症(智退症)临床语言使用障碍研究概述[J]. 当代语言学(4): 452-465.

杨亦鸣, 沈兴安. 2002. 介绍《神经语言学和语言失语症学导论》[J]. 外语教学与研究(6): 476-477.

赵俊海. 2012. 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话语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D]. 重庆: 西南大学.

赵俊海, 杨炳钧. 2012. 临床话语分析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据及途径[J]. 中国外语(6): 96-101.

周炯. 2012. 说汉语中国老人的遗忘型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和阿尔茨海默病的弥散张量成像和神经语言学研究[D]. 杭州:浙江大学.

Discursive Studies of AD Patients: From Cognitive Impairment to Interpersonal Pragmatics

GUO Yadong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92, China; Research Center for Ageing, Language and Care,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92, China)

Abstract: Discursive studies of patients with Alzheimer’s disease(AD) contribute to revealing linguistic development and cognitive function changes of human beings. Recent research has expanded from pathological exploration to pragmatic discussion.This paper reviews literature abroad from four perspectives,namely neurolinguistics, 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 sociolinguistics and pragmatics, and presents their introduction and localization in domestic academic context. Key topics and approaches are finally summarized, aiming to provide a specific reference for future studies in China.

Key words: discursive studies of AD patients;cognitive impairment;interpersonal pragmatics;review

中图分类号H0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0)05-0024-06

收稿日期2020-10-12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话语互动中的身份意识蚀失研究”(20YJC740012);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项目“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话语互动语用特征研究”(2019M651453)

作者简介郭亚东,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老龄语言与看护研究中心研究员。研究方向:语用学理论与应用。邮箱:guoyadong127@163.com。

(责任编辑:潘 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