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的交际策略研究:基于人际关系管理理论

蔡 晨

(浙江树人大学 基础学院,浙江 杭州 317500;同济大学 老龄语言与看护研究中心,上海 200092)

摘 要本研究基于人际关系管理理论,通过运用阐释性混合的方法,探讨特定人际关系制约下中国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采取的交际策略和其所体现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研究发现:1)老年人在应对家庭代际冲突时主要采取缓和性策略和回避性策略,交际策略的选择受冲突话语语义表征影响;2)老年人通过选择不同的交际策略实现“关系维持”和“关系强化”两种家庭人际关系管理取向。这表明中国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的交际策略选择和人际关系管理是具有动态性的社会实践,其目的在于建构和谐的家庭人际关系。

关键词人际关系管理;老年人;家庭代际冲突;交际策略

一、引言

语言除了传递话语意义、实现表达功能外,更重要的是传递人际意义、实现人际功能(Halliday 1978)。人际语用学主要关注语言使用中人际关系的实现行为以及影响人际关系的语境因素(冉永平、黄旭 2019)。它不仅“研究交际动态语境下人际关系的建构、维护、提升等语用表现及其人际关系的正面效应(如礼貌表现、面子维护、冲突调解、和谐关系等),也探究人际关系的破坏、恶化等语用表现及其人际关系的负面效应(如面子威胁、不礼貌、冲突加剧等)”(冉永平 2018: 44-45)。国内有关人际语用的研究虽已广泛展开,但长期以来缺少本土问题意识,存在照搬西方语用模式与解释框架的问题(冉永平、赵林森 2018)。当前,伴随我国老龄化的加剧,老年人同子女间的关系已发生变化,因各种原因导致的代际矛盾和冲突也不断发生。 本研究尝试将人际语用学的相关理论与中国文化语境相结合,采用阐释性混合的方法,探讨特定人际关系制约下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所采取的交际策略和其所体现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二、问题提出

冲突话语形成的一个要点是“一方话语与另一方话语发生冲突,这种冲突表现为交际的一方反对另一方的言行、举止,或就某人某事双方持不同意见,继而产生话语冲突”(赵英玲 2004: 37)。学界对冲突话语的关注源自对儿童言语争辩现象的研究,后拓展到青少年、成年人等不同群体(Boggs 1978;Goodwin 1990)。当前,伴随话语分析理论和语用学理论的发展,学界已经认识到冲突话语研究在人际交往中的重要性,并从会话结构、交际策略、语用效应和话语生成机制等方面展开了研究(如Grimshaw 1990;Muntigl & Turnbull 1998;Planken 2005)。

Pillemer et al.(2007)的代际矛盾理论认为,家庭中的不同成员虽然因为血缘和亲情等原因追求团结和睦的关系,但在实际家庭生活中往往会发生很多的矛盾和冲突,这种矛盾和冲突倘若得不到很好的解决,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就家庭环境下的人际冲突而言,目前国内已开展了一些相关研究。例如,毛俊涵(2015)依据对面子威胁程度的强弱将婆媳冲突话语中所采用的反对策略归纳为4 大类,即缓和策略、折中策略、强硬策略和攻击策略;赖小玉(2016)发现,家庭成员间冲突话语言语攻击性的区别性特征主要表现为说话者攻击听话者的观点或自我概念,体现“和谐-挑战取向”或“和谐-忽视取向”,冲突话语负面人际效应体现为冲突性回应、虚假性“缓和”回应、退出或沉默;郑辉和陈芳(2019)从人际语用学视角讨论了亲子关系制约下冲突话语的会话结构、互动模式的动态性及其语用特征,并基于观察不礼貌产生的动态过程,剖析了包含多个话轮交谈的不礼貌运作机制。相关研究加深了对中国家庭成员间冲突话语的认识,不仅反映了这类话语的一般性语用特征,还体现了冲突双方在特定人际关系制约下有关身份和权势的较量。

冲突话语除了话语本身的原因对听话者造成冒犯之外,还涉及交际双方的社会心理因素,如个人价值、社会认同感和社交权利感知(申智奇、何自然 2004)。学界对冲突情境中交际策略选择的理据进行了探索,而人际关系管理理论则是一个较为新颖的视角。Spencer-Oatey(2000)认为,人际交往中的和谐与冲突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取决于交际双方采取何种管理策略来达成或破坏和谐关系。据此,Spencer-Oatey(2005,2011)提出了人际关系管理理论,从面子管理和社会权势管理两大范畴来揭示人际交往中的人际关系问题。该理论虽然将关系看作是一种动态的交际过程,强调关系是个体之间动态互动的结果,但也不否认关系作为一种语境因素在交际中的重要性。实际上,交际参与者之间的交往史、社交距离、权势地位等语境因素可为分析交际互动中参与者之间的动态性提供基本参照(冉永平、黄旭 2019)。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是老年人活动的主要场所,老年人如何在家庭环境中处理与家庭成员间的关系对其晚年生活质量存在着直接影响。和谐的家庭代际关系更是构成整个社会安定的基础。对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所采取的交际策略开展研究,一方面有助于加深对人际语用学领域有关交际策略选择与人际关系管理之间相互关系的认识,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新时期老年人在家庭中的语言生活现状,为和谐家庭建设中代际冲突的消除提供启示。基于以上认识,本研究尝试通过量化和质化相结合的方法,探究中国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所采取的交际策略和其所体现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三、 研究设计

(一)研究问题

本研究主要回答如下两个问题:

1)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主要采取何种交际策略?

2)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所采取的交际策略体现了何种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阐释性混合的方法混合方法始于20 世纪70 年代对于教育研究范式的反思和质疑,强调从整体化的角度运用量化和质化相结合的方法来开展研究(Creswell & Creswell 2017)。来收集相关语料,力求揭示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的交际策略特点和人际关系管理取向。本研究涉及问卷调查、访谈和话语分析3 种方法。首先,笔者以60 名老年人为研究对象,通过自主设计的问卷收集量化数据,重点关注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对不同交际策略选择的频次。问卷调查的目的在于揭示老年人交际策略使用的整体面貌。然后,笔者对4 名老年人开展访谈,重点关注交际策略选择与冲突情境的互动。访谈的目的在于揭示老年人交际策略选择的认知理据。最后,笔者对国内影视作品中涉及老年人家庭代际冲突的语料进行话语分析,重点关注交际策略选择与人际关系管理的互动。话语分析的目的在于揭示交际策略选择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的潜在联系。

问卷主要基于刘文清和潘美意(2020)关于老年冲突话语的研究成果设计而成。笔者设置了5 种典型的冲突情境,按其语义表征由轻到重分别为说教式、争辩式、命令式、批评式和警告式。同时,基于毛俊涵(2015)和赖小玉(2016)的研究和本研究实际,笔者在每种情境下设计了3 种交际策略,分别是冲突性策略、缓和性策略和回避性策略。

以命令式情境为例,问卷题项形式展现如下:

某天,你因为午睡过头了,忘记去幼儿园接孙子。你儿子大声对你说:“都4 点半了,你快去幼儿园接××回家。”在此情境下,你倾向于采用何种话语来应对?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你自己不会去接啊? B.人一老就贪睡,我这就去接。 C.不说任何话

访谈方式为半结构式,每名受试分开进行,每人持续时间约为20 分钟。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笔者以调查问卷为依据,请受试分享在上述5 个冲突情境中交际策略选择的理性考量。典型的访谈提问有“假如您是案例中的老年人,您觉得为什么儿子会这么说?”“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回应方式?”“您为什么不选择某方式进行回应?”“要是选择某方式,您觉得会有哪些不好的后果?”等。

话语分析的语料主要来自国内影视作品片段,涉及3 部电视连续剧。之所以采用影视作品语料,主要是出于如下考虑:1)本研究的问卷调查主要采用选择题的形式,而非话语补全测试,在冲突话语的语言表征上不够丰富;2)家庭冲突具有隐私性和即时性的特点,现场即席访谈往往难以获取完整的冲突话语语料。

(三)研究对象

受试为浙江地区60 名老年人,年龄跨度为60—65 岁,其中男性32 人,女性28 人。所有老年人均无明显的语言障碍、行动障碍、心理障碍、痴呆等症状。在征求研究对象意愿后,研究者从中选取了4 名受试(两男两女)进行访谈。

四、代际冲突中的交际策略特点分析

在冲突情境中,交际双方出于愤怒会使用冲突话语来攻击对方的观点,威胁其面子,进而负面影响人际关系(Bousfield 2008)。冲突性策略容易引起强烈的主观对立,乃至激化或加剧冲突(王钢 2015)。缓和性策略表现为交际一方在面对另一方的批评质疑时采取间接迂回的语言手段进行应对(何自然 1995)。回避性策略则指交际一方在冲突中为逃避或抑制进一步冲突而采取的既不合作,也不维护自身面子的行为(赖小玉 2016)。问卷调查获得的老年人交际策略选择情况如表1所示。

表1 老年人交际策略选择情况

冲突性策略 缓和性策略 回避性策略说教式 13(21.67%) 25(41.67%) 22(36.67%)争辩式 11(18.33%) 35(58.33%) 14(23.34%)命令式 4(6.67%) 36(60.00%) 20(30.33%)批评式 5(8.33%) 34(56.67%) 21(35.00%)警告式 6(10.00%) 35(58.33%) 19(31.67%)合计 39(13.00%) 165(55.00%) 96(32.00%)

从表1 来看,老年人在面对子女的冲突话语时,其交际策略的优先选项为缓和性策略(55.00%),其次为回避性策略(32.00%),较少选择冲突性策略(13.00%)。从各个冲突情境来看,不同交际策略的选择也表现出相似的趋势,这表明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的对撞性意识并不是很强烈。结合访谈语料来看,可能原因有二:一方面,随着年岁的增大,老年人的心态渐趋平缓,已没有年轻时那种争强好胜的冲动,在面对家庭冲突时更倾向于采取缓和而非激化冲突的策略,如有老年人提及,“是自己儿子,他要说就让他说吧”;另一方面,就人生历程而言,老年家长与成年子女之间的关系已经由抚养转变为赡养,随着老年人生理功能的衰退,其对成年子女会变得更为依赖,在代际冲突中越来越表现出被动性,如有老年人表示,“年纪大了,多听听(儿子),吵架没意思”。郑辉和陈芳(2019)认为,弱势的未成年子女在代际沟通中为争取平等的地位和权利会主动挑战强势父母的权威身份,因而子女与父母间代际冲突话语的对撞性会更强烈。本研究有关成年子女与老年父母之间代际冲突的结果刚好与之相反,这说明家庭伦理中的代际关系不仅具有象征性,更是一种社会实践,在人生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此外,表1 显示,冲突性策略在说教式语义和争辩式语义中的频次都超过了10,但在命令式语义、批评式语义和警告式语义中的频次却仅为个位数,这表明老年人的交际策略选择受到冲突话语语义表征的影响。

为更好地呈现老年人在不同冲突情境下所常采用的交际策略特点,笔者将表1 数据用折线图的方式加以呈现,见图1。

图1 不同冲突情境下的交际策略趋势图

如图1 所示,伴随子女冲突话语语义表征由轻到重递进,冲突性策略和缓和性策略的频次虽然有一定的波动,但整体而言,前者表现出下降的趋势,后者则表现出上升的趋势;回避性策略的频次则呈现“降—升—降”的趋势。

从传统家庭伦理来看,父母亲往往具有权力和地位上的优势,在面对与子女间较轻程度的冲突时,他们会倾向于采用较为激烈的冲突话语来建构自己在家庭中的积极个人面子和强势话语权。此时子女的冲突话语表现出较轻的攻击性和对抗性,而父母亲则会利用传统伦理所倡导的尊老爱幼或孝亲敬老来维护自己的强势地位。在说教式、争辩式等语义表征较轻的情境中,有老年人提及,“我讲话重一点,他(指儿子)就难为情,不好再说了”,这表明老年人虽然会选择冲突性策略,但其目的却不是制造冲突,而是终止冲突。但伴随冲突话语语义表征的加重,成年子女在人际关系管理上慢慢由和谐转向了冲突,代际间亲情联系的社会伦理纽带作用会变弱。此时,老年人的弱势地位得到凸显,他们需要采用缓和性策略来降低子女对自己面子的进一步伤害。在命令式情境中,针对儿子的冲突话语,有老年人表示,“他应该是担心小孩子在幼儿园闹,我要是凶,他就(对我)更凶了”。回避性策略的波动性则可能和其不典型性相关。在冲突情境中,回避性策略既可以表现为一种真实的示弱或退让,也可以作为表达强烈反对或强迫对方让步的一种策略(Bolander 2013)。因而,回避性策略兼具冲突性策略和缓和性策略的语用功能。结合访谈语料来看,老年人使用沉默或“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人老了就这样”等话语表征的目的在于取得对方谅解,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赖小玉(2011)认为,交际者并不纯粹是为制造冲突而使用冲突话语, 冲突话语是为实现交际意图而进行语言选择的结果,具有语言顺应性的特点。本研究的发现呼应了这一观点,表明老年人交际策略的选择与冲突话语语义表征是相顺应的。同时,访谈结果也表明,老年人交际策略选择的背后还有深层次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冲突性策略、缓和性策略和回避性策略实际上是老年人应对家庭代际冲突时的3 种调节手段,其根本目的是抑制冲突的进一步恶化。下文将对交际策略选择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间的关系问题展开进一步分析。

五、代际冲突中交际策略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本部分基于上一小节的量化分析和访谈分析结果,结合国内影视作品中的典型冲突个案开展话语分析,以求更好地揭示老年人交际策略选择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的互动问题。

(一)冲突性策略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例(1)是一则老年人运用冲突性策略的典型个案,引自《邻居也疯狂》。

(1)刘美丽:妈,您这是找茬吧?我这一天到晚的眼睛一睁,忙到熄灯,我连个双休日都没有。我哪有工夫天天在这打扫屋子啊?

刘秀凤:你瞧你自己这个德性,挺大个女孩子。你说你邋邋遢遏的,你说你还想不想嫁人哪?妈得养你一辈子啊?

刘美丽:妈,您真够逗的!我用您养啊?我就算是嫁不出去,也用不着您养吧?再说了,我一成年就开始自己创业,我还帮着您呢!我用您养吗?您就是找事!

刘秀凤:你就这么跟我说话啊?你就这么跟妈说话呀?你就这么对待妈呀?

例(1)中,母亲对女儿房间的脏乱感到不满,女儿则对此进行解释,希望能得到母亲的理解。但母亲的怒气没有得到缓解,她进而将干净整洁与女儿的终身大事相关联,激怒了女儿。女儿直接采取“关系挑战”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试图挑战母亲所建构出的强势身份,以维护自己已经独立自主的个人面子。母亲则采取“关系强化”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这在语言上表征为3 个反问句的语力强化和身份指示从隐性的“我”转变为显性的“妈”。在此冲突个案中,母亲在面对女儿的冲突话语时,采用冲突性策略来维护自己的权威面子,力图操控交际权中的情感联系来达成“关系强化”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二)缓和性策略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例(2)是一则老年人使用缓和性策略的典型个案,引自《亲爱的他们》。

(2)马卫华:妈,您听我说,不是印在盒子上有铅字就肯定是对的。我跟您说,现在什么都能印成铅字!您怎么什么都信哪?

马卫华妈妈:你怎么什么都怀疑呀?

马卫华:什么叫我什么都怀疑?本来就值得怀疑!爸,您可不能随便喝。

马卫华父亲:你可别说你妈了。她是为我好,你还别说,挺管用。

例(2)中,儿子怀疑母亲买的药并不能治好父亲的病,与母亲产生了冲突。儿子使用陈述、强调和反问等话语表征形式,在增加批评指责语用力度的同时,也伤害了母亲作为长辈的个人面子。父亲虽对儿子的不礼貌行为不认可,但又没有充分理由来进行驳斥。为了维护母亲的积极个人面子,父亲使用了迂回的语言手段来缓和母子间的冲突。在语言使用上,父亲一方面对儿子进行劝告,另一方面又对母亲的行为进行辩解。在此冲突个案中,父亲采用缓和性策略来唤起母子间的情感联系,避免冲突恶化,其根本目的在于实现“关系维持”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三)回避性策略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例(3)是一则老年人使用回避性策略的典型个案,引自《老米家的婚事》。

(3)米青:你知道我多着急吗?您怎么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米青妈:我不这么说,你能回来吗?就知道忙你的工作,也不回家。

米青:那您也太过分了。

米青妈:行了,不会再有下次了。快吃饭吧,一会儿有事跟你谈。

例(3)中,母亲为了让女儿回家相亲,骗女儿说自己出了车祸。女儿对此表示愤怒,通过两个反问句和负面性评价词汇(如“过分”)表达自己的不满。母亲则不愿直接承认自己有错,在她看来,自己耍点小手段让女儿回来相亲是合情合理的。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她采取了回避性策略,具体表现为作出言不由衷的承诺和转移话题,使女儿没有理由继续生气。在此冲突个案中,母亲为了维护自己的积极个人面子,通过回避性策略的运用,剥夺了女儿在社交平等权中的话语权,从而达到“关系维持”的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四)交际策略与人际关系管理取向的整体分析

从上述3 个案例的话语分析来看,老年人在面对与成年子女的冲突话语时,虽然使用的交际策略存在差异,但其人际关系管理取向却表现出一致性,朝向“关系维持”或“关系强化”的方向发展。这与量化分析和访谈分析的结果相一致,即老年人在冲突话语中的对撞性不足,其交际策略使用的根本目的不是加剧冲突,而是维护人际和谐。Dragogevic et al.(2015)认为,交际者会带有一种受过去交往经历影响的倾向,把自己对交际特点的评价和自己是否要维护积极人际关系的意愿带入交际。从本研究的分析结果来看,老年人在家庭代际冲突中的交际策略选择和人际关系管理取向,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家庭价值观念是密不可分的。

中国社会的亲子关系是典型的代际交换模式,父母抚养子女,子女赡养父母(吴谅谅、孙艳平 2003)。这种代际关系更强调亲情、人伦以及家庭成员间的和谐共处,所谓“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和万事兴”等习语正是对此理想生活的描述。在此背景下,老年人作为一家之长,常处于道德伦理的制高点,更有责任和义务去维护家庭的团结和稳定,而不是去加剧冲突。此外,中国家庭的人际互动模式十分注重成员间的沟通交流,现代很多家庭代际冲突都是因成年子女忙于工作而疏忽了老年父母的精神需求和情感需求导致的(王跃生 2008)。即便如此,除非冲突不可调和,否则老年人是不愿意采取过于极端的方式来应对的。这在本研究中体现为他们会动态地选择不同交际策略来管理家庭成员间的人际关系,通过彼此顺应的方式来平息冲突。

六、结语

本研究主要基于人际关系管理理论,通过量化和质化相结合的方法,讨论了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有关交际策略选择和人际关系管理的互动问题。研究发现:1)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所采取的交际策略主要有冲突性策略、缓和性策略和回避性策略3 种,其中缓和性策略和回避性策略的应用较为广泛。交际策略的应用会受到冲突话语语义表征的影响,伴随冲突语义由轻到重递进,冲突性策略的频次表现出下降的趋势,缓和性策略表现出上升的趋势,回避性策略则表现出波动性。2)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的交际策略选择与其人际关系管理取向表现出相关性。老年人通过选择不同的交际策略来实现“关系维持”和“关系强化”两种人际关系管理取向。

本研究的量化分析表明,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的交际策略选择所表现出的冲突性并不是很强烈。质化分析则表明,老年人虽然也会使用冲突性策略,但根本目的在于制止冲突,维护人际间的和谐关系。整合上述两个发现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即中国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的交际策略选择虽然表现出差异性,但整体上人际关系管理朝向和谐的方向发展。从实践上来说,本研究对于家庭中成年子女与老年父母间的代际沟通也具有启发意义,有利于和谐家庭的建设。对于成年子女来说,要对老年人的思维方式和交际特点有正确认识,通过换位思考来使双方的交际意愿得以充分表达和外显,从而达成理性协商与和谐交往的目的,共同建设家庭中尊亲敬老的代际关系。

当然,本研究也存在一些不足。例如,量化研究的样本数过少,且没有区分受试的性别、教育背景等社会因素,导致未能进一步揭示老年人在面对家庭代际冲突时交际策略选择的个性化差异。未来可以在优化研究设计的基础上,针对不同老年人群体的家庭冲突话语开展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Boggs, S. T. 1978. The development of verbal disputing in part-Hawaiian children[J]. Language in Society 7(3): 325-344.

Bolander,B.2013.Language and Power in Blogs:Interaction,Disagreements and Agreements[M].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Bousfield, D. 2008. Impoliteness in Interaction[M]. Amsterdam/Philadelphia: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Creswell, J. W. & J. D. Creswell. 2017. Research Design: Qualitative, Quantitative and Mixed Method Approaches[M]. London:Sage Publications.

Dragojevic,M.,J.Gasiorek&H.Giles.2015.Communication Accommodation Theory[C]//R.B.Charles& E. R. Michael(eds.).Th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Medford: John Wiley & Sons, Inc.

Goodwin, M. H. 1990. He-Said-She-Said: Talk as Social Organization among Black Children[M].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Grimshaw, A. D. 1990. Conflict Talk: Sociolinguistic Investigations of Arguments in Conversations[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alliday, M. A. K. 1978. Language as Social Semiotic: The Social Interpretation of Language and Meaning[M]. London: Edward Arnold.

Muntigl, P. & M. Turnbull. 1998. Conversational structure and facework in arguing[J]. Journal of Pragmatics 29(3): 245-256.

Pillemer, K., J. J. Suitor, S. E. Mock, M. Sabir, T. B. Pardo & J. Sechrist. 2007. Capturing the complexity of inter-generational relations: Exploring ambivalence within later-life families[J].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63(4): 775-791.

Planken,B.2005.Managing rapport in lingua franca sales negotiations:A comparison of professional and aspiring negotiators[J].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24(4): 381-400.

Spencer-Oatey, H. 2000. Rapport Management: A Framework for Analysis[M]. London: Continuum.

Spencer-Oatey, H. 2005. Rapport management theory and culture[J]. Intercultural Pragmatics 2(3): 335-346.

Spencer-Oatey, H. 2011. Conceptualising “the relational” in pragmatics: Insights from metapragmatic emotion and(im)politeness comments[J]. Journal of Pragmatics 43(14): 3565-3578.

何自然. 1995. 语用学与英语学习[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赖小玉. 2011. 汉语语境下夫妻间冲突性话语的顺应性研究[J]. 外语学刊(4): 59-63.

赖小玉. 2016. 人际和谐管理模式下家庭冲突性话语的语用效应[J]. 外国语文研究(3): 2-9.

刘文清, 潘美意. 2020. 老年服务沟通技巧[M]. 北京: 机械工业出版社.

毛俊涵. 2015. 婆媳冲突性话语中回应策略的语用分析[J]. 当代外语研究(7): 23-29.

冉永平. 2018. 人际语用学视角下人际关系管理的人情原则[J]. 外国语(4): 44-53.

冉永平, 黄旭. 2019. 人际关系的语用学研究[J]. 外语教学(2): 19-25.

冉永平, 赵林森. 2018. 基于人情原则的人际关系新模式——人际语用学本土研究[J]. 外语教学与研究(2): 34-45.

申智奇, 何自然. 2004. 刻意曲解的语用研究[J]. 外语教学与研究(3): 163-170, 241.

王钢. 2015. 冲突话语的语言表征及其人际语用效应[J].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学报(2): 205-208.

王跃生. 2008. 中国家庭代际关系的理论分析[J]. 人口研究(4): 13-21.

吴谅谅, 孙艳平. 2003. 家庭代际交换模式变革对老年心理健康交换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12): 803-804.

赵英玲. 2004. 冲突话语分析[J]. 外语学刊(5): 37-42, 112.

郑辉, 陈芳. 2019. 人际语用学视角下的亲子冲突性话语: 语用特征和语用机制[J]. 外国语言文学研究(3): 262-274.

A Study on the Elders’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in Family Inter-generational Conflicts: Based on the Theory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CAI Chen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 Zhejiang Shuren University, Hangzhou 317500, China; Research Center for Ageing, Language and Care, 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92,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theory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this study aimed to explore the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and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of the Chinese elders in the face of family inter -generational conflicts under the constraints of specific relationships by applying the explanatory mixed-metho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1)The mitigation strategies and avoidance strategies were the elders’ priority in dealing with family inter-generational conflicts. The choice of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would be affected by the semantic representation of the conflict discourse. 2)By choosing different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the elders constructed two interpersonal orientations of “relationship maintenance” and “relationship enhancement”. The results indicated that the communication strategy application and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of the Chinese elders in family inter-generational conflicts were dynamic social practices and the purpose was to build a harmonious family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Key word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the elders; family inter-generational conflicts;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中图分类号H0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20)05-0016-08

收稿日期2020-09-16

作者简介蔡晨,浙江树人大学基础学院副教授,博士,同济大学老龄语言与看护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研究方向:社会语言学、应用语言学。邮箱:greatshaka@163.com。

(责任编辑:徐 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