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对外新闻话语的翻译策略

司显柱1,王 敬2

(1.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高级翻译学院,北京100024;2.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人工智能与语言认知实验室,北京100024)

摘 要:做好我国对外新闻翻译工作,需要解决“译什么”和“怎么译”的问题。我们要勇于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立场,以实现翻译的充分性;要提高译文的可读性、亲和力和传播力,使国外受众听得懂、听得进,以实现翻译的可接受性。基于此,本文从对接国外话语体系与表达方式、淡化宣传痕迹、强化文化诠释以及调整新闻视角与呈现模式四个方面入手,对我国对外新闻话语的翻译策略进行了探析。

关键词:新闻翻译;翻译策略;传播效果

一、引言

对外新闻报道是国际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增进我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对话与交流,树立良好国家形象,为现代化发展创造有利国际舆论环境的使命。新时代,做好该项工作应着力解决好如下三个关键问题:其一,要明确目标,准确定位“我是谁”;其二,要明确“说什么”,了解和研究受众的需求与爱好,知道“他们最想要什么”,以实现“精准定制”;其三,要围绕“怎么说”做文章,认真思考在“说”的过程中如何组织语言,以便做到“说得好”,从而实现预期的目标。我国的对外新闻报道虽不乏直接用外语书写的情形,“但更为常见的情形是先有中文底稿,然后据此翻译成外文”(司显柱、赵艳明 2019:106)。本文主要研究后者,即对外新闻翻译。

明确“我是谁”,就意味着我国对外新闻翻译要坚持“以我为主”的指导方针,讲自己的立场,发自己的声音。而处理好“说什么”,即“译什么”的问题,就应明白对外新闻报道的受众具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思维模式、政治立场和价值观,他们所习惯的新闻话语无论从内容到语言风格,都可能与我们存在很大的不同。因此,对外新闻翻译应做到“内外有别”,在“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多报道,少报道”“先报道,后报道”,即内容选择、重点、顺序等问题上,既要坚持“以我为主”,又要考虑受众需求,“对症下药”,兼顾两端。至于“怎么说”,即“怎么译”,则要求对外新闻译者不断创新话语表达方式,努力做到“中国故事,国际表达”(杨振武 2015)。本文从对接国外话语体系与表达方式、淡化宣传痕迹、强化文化诠释以及调整新闻视角与呈现模式四个方面来探讨对外新闻话语的翻译策略,以期为进一步做好新时代对外新闻报道工作提供些许参考。

二、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对接国外话语体系与表达方式

国内外话语体系存在一定差异,国内受众熟悉的话语并不一定适用于国外受众。“如果总是满足于直接翻译、照搬照抄,没有进行因地制宜的创造性转化,就会陷入自说自话、‘鸡同鸭讲’的困境。”(杨振武 2015)那么,如何才能使国外受众听得懂、听得进,进而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的价值理想和道德追求呢?

Bielsa & Bassnett(2009:64)认为,具体的新闻翻译实践并不一定刻板遵循对等原则,其与编辑类似,会对源语文本进行一些改动,最常见的方式包括“改标题与导语”“删减不必要信息”“增添重要背景信息”“调整段落顺序”以及“概括信息”等。在对外新闻翻译中,我们要抓住融通中外这个关键,力求以轻松的笔触、朴实的措辞和形象的语言调动国外受众的阅读兴趣,使他们在愉快的阅读中内化新闻的观点。下文以“底线思维”的翻译为例加以说明。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底线思维”,他曾多次强调,“要善于运用底线思维的方法,凡事从坏处准备,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2019 月6 月初,笔者以“习近平”和“底线思维”为关键词,借助百度搜索引擎进行搜索,共获得数百条相关新闻。研究发现,一些英语新闻把 “底线思维” 译作“bottom-line thinking”。查阅《现代汉语词典》(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2017:282)可知,“底线”的第二个义项是“最低的条件;最低的限度”,也作“底限”。中国外文局、中国翻译研究院、中国翻译协会联合推出的《中国关键词——权威解读当代中国》(下文简称《中国关键词》)对“底线思维”作了如下定义:“底线思维是一种思维技巧。拥有这种技巧的思想者会认真计算风险,估算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并且接受这种情况。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坚持底线思维,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凡事从坏处准备,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做到有备无患、遇事不慌,牢牢把握主动权。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各种结构性的深层次矛盾日益凸显,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如何管控风险、守住底线,被认为是决定工作成败的前提。”参见《中国关键词——权威解读当代中国》在线版本(http://keywords.china.org.cn/2016-01/04/content_37449734.htm)。可见,“底线思维”是着眼最坏、争取最好的思维方式,有利于管控风险、守住底线,有序推进各项改革任务落地。

《柯林斯COBUILD 高阶英汉双解学习词典》(英国柯林斯出版公司 2011:290)对“bottom line”的释义有三条:1)“The bottom line in a decision or situa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 that you have to consider.”,即最重要的因素;2)“The bottom line in a business deal is the least a person is willing to accept.”,即(生意上达成交易的)底线,最低条件;3)“The bottom line is the total amount of money that a company has made or lost over a particular period of time.”,即(公司在一段时期内的)盈亏总额,账本底线。其中,第二条释义与汉语中的“底线”有所关联,但是也不尽相同。

在商务领域内,“底线思维”常见的英文表达方式为“bottom-line mentality”,维基百科的相关定义解释道,“Employees with a bottom-line mentality(BLM)tend to focus on only the bottom line,and to neglect other outcomes of their actions,including interpersonal consequences.Research has found that a bottom-line mentality can cause a problem,especially if the employer uses BLMas an objective for them to strive for.”。仔细分析发现,此处“底线思维”解释含有“只关注底线结果”的意思,这并不可取。

综上可知,事实上,习近平所倡导的“底线思维”与英文中的“bottom-line thinking”或“bottom-line mentality”,在意义上的重合度较低。为了准确地传递“底线思维”的内涵,译者需要跳脱出字面的束缚,努力寻求那些符合本意的英文表达方式。2014 年11 月12 日,《环球时报》英文网站以“Correct Perception Key to China-US Ties” 为题的新闻报道中写道,“Both hold their bottom lines and are believed to be preparing for the worst-case scenario.”引自https://www.chinausfocus.com/news/correct-perception-key-to-china-us-ties。。《中国关键词》推荐的译法是“preparing for worst-case scenarios”,与《环球时报》英文网站的表达方式基本一致。该译法在准确表达我国积极的危机管理思维的同时,能够对接国外话语体系与表达方式,贴近国外受众的接受习惯,因此更为可取,值得在对外新闻英译中推广使用。

总之,在坚守正确舆论导向的前提下,对外新闻翻译要主动对接国外话语体系与表达方式,善于运用国外受众“乐于接受的方式、易于理解的语言”,努力成为“增信释疑、凝心聚力的桥梁纽带”(杨振武 2015)。

三、强化宣传意识,淡化宣传痕迹

所谓“宣传腔”,实际上是“一个文风问题”。这里的“腔”,不应理解为新闻中的只言片语,而应理解为整篇的语势特征(洛奇 1987:5)。朱穆之指出,“要使人感到不是宣传、不是广告”,否则“外国人一看宣传味重就会反感”(转引自沈苏儒 2004:104)。为了把我国的发展优势和综合实力转化为国际话语优势,对外新闻翻译一方面要强化宣传意识,向世界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另一方面也要讲究策略,淡化宣传痕迹。具体而言,对外新闻翻译要采用融通中外的概念、范畴和表述,要重视和善于运用事实发表无形的意见,把报道意图隐含于事实的叙述之中。如此方能提高对外新闻报道的亲和力和感染力,进而收获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传播效果。下文以关于习近平参观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的报道为例予以说明。

新华社北京10 月19 日电(记者张晓松杨维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19 日在北京参观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他强调,军民融合是国家战略,关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既是兴国之举,又是强军之策。军民融合不断取得阶段性成果,呈现出加快发展良好态势。要继续推动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从需求侧、供给侧同步发力,从组织管理、工作运行、政策制度方面系统推进,继续把军民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做实,加快形成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格局,切实打造军民融合的龙头工程、精品工程,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中国青年报》 2016 年10 月20 日01 版节选)

BEIJING,Oct.19 (Xinhua)—President Xi Jinping on Wednesday called for greater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military and civilian sectors to contribute more to the dream of building stronger armed forces.

Xi,also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Central Committee and chairman of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CMC),made the remarks when visiting an exhibition featuring the fruits of innovative military-civilian cooperation projects.

“Military-civilian cooperation,as a national strategy,is crucial to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bigger picture of development,” Xi said,adding that it plays into building a prosperous nation and stronger armed forces.

Recognizing the achievements of military-civilian cooperation,Xi said institutional reforms and innovation should continue,adding that substantial efforts should be made to promote militarycivilian cooperation from both the demand and supply side and in the aspects of management,operation and policy making.

(求是网(英文版)节选)

上例中,译文通过添加概括性导语,呈现了最重要、最核心的观点,进一步凸显了新闻价值;将“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等职务名称调整至第二段,一则可减轻因译文长度而可能造成的阅读负担,二则可拉近与国外受众的距离。同时,为了提高可读性,译文还在基本内容对等的前提下,删减了原文中一些采用比喻修辞手法的表述,比如“继续把军民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做实”“切实打造军民融合的龙头工程、精品工程,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等。再看新华网刊登的习近平二〇一七年新年贺词及其英文译文(节选):

我们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继续走在世界前列。我们积极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迈出重要步伐,国防和军队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各领域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已经基本确立。我们积极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全力促进司法公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我们积极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继续纯净政治生态,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继续好转。

China actively promoted economic growth,fully deepened reform,achieved breakthroughs in national defense and military reform,promoted rule of law,advanced strict governanc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CPC),and resolutely cracked down on high-ranking and low-level corruption,Xi added.

上例中,译文采用“做减法”的方式,只翻译原文中的核心词汇,如“经济增长”“全面深化改革”“国防和军队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等。总体而言,译文行文主题突出、简洁明了,不耽于文字层面的形式忠实,符合对外新闻报道的要旨。

对外新闻翻译注重的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效果,而不是刻板的形式对等。为了完成翻译话语内容和语力的建构,译者首先要甄别新闻的核心内容,然后再选择简明准确的翻译话语来“联接中外、沟通世界”。因此,对于原文中那些体现本国文化内涵或价值观的超文本内容,应该着重加以归纳和提炼;对于那些不易于国外受众理解的修饰性语言,则可以区别对待、灵活处理。

四、践行以文化人,强化文化诠释

新媒体时代,新闻传播的“受众文化意识”得到进一步强化,“把握受众,张扬自身的文化优势;在新闻传播过程中引导受众,确立文化规范;同时,依托受众,展示自身的文化价值”(戴宇立 1999:75)成为了一种业界共识。中国故事,中国特色鲜明,文化蕴含丰富,内容可涉及政治、经济、历史、地理、法律、宗教信仰、民俗风尚及文学艺术等众多领域。对于国内受众而言,因为拥有共知的背景信息,所以新闻报道中的中国文化元素哪怕是稍有提及,依然可以心领神会。然而,对于国外受众而言,因为已然超越了他们的期待视野,所以一些未作必要诠释或诠释不充分的中国文化元素,并不能为他们所理解。因此,对外新闻翻译有必要对一些中国文化元素加以适当提炼与拓展,以满足国外受众的需求,而以为受众提供文化背景知识为主旨的文化诠释策略则是提升报道传播效果的有效手段。下文以新华社关于习近平等观看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 周年文艺晚会《永远的长征》的报道为例予以说明,中文报道共8 段,1000 余字。

新华社北京10 月19 日电(记者 霍小光 吴晶)千山万水,谱写壮丽史诗;不忘初心,踏上新的征程。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 周年文艺晚会《永远的长征》19 日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与首都3000 多名群众一起观看演出,共同回望那段光辉岁月。

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灯光璀璨,二楼眺台悬挂着横幅:“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继承和弘扬伟大长征精神,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走好新的长征路! ”舞台上,瑰丽的霞光映照着绵延的群山,红军将士奋力前行的群像栩栩如生,“永远的长征”五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舞台两侧,坚实的城墙高高托举起红色五角星,寓意伟大革命指引光辉前程,“1936—2016”字样醒目标记着胜利的纪年。

19 时55 分,欢快的迎宾曲响起,习近平等领导同志步入大礼堂,与老红军代表亲切握手,向他们致以崇高敬意。现场响起热烈掌声。

“征途漫漫,红旗飘飘,日月星辰千秋照耀……”伴着悠远的钟声,巨大的红军形象浮雕墙徐徐升起,合唱团齐声高唱《红旗飘飘》,拉开整场晚会的序幕。

《突破封锁线》《十六字令·山》《十送红军·映山红》《血战湘江》《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遵义会议放光辉》等节目气势磅礴,动人心魄……第一篇章《红军不怕远征难》再现了人类历史上一次旷世罕见的战略大转移,讴歌了中国革命从血泊中顽强爬起,走上正确道路的伟大转折。第二篇章《雄关漫道真如铁》中,《四渡赤水出奇兵》《飞越天堑》《冷的铁索热的血》等节目真实再现长征中的经典战役场面,展现红军将士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第三篇章《革命理想高于天》中,《爬雪山》《沼泽》《活着走出草地》 让观众体会着长征途中的苦难与悲壮,《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红军胜利到陕北·会师歌》《十送红军》《七律·长征》 等脍炙人口的旋律又把人们带入欢庆胜利的激情与豪迈。《永远的篝火》《我们从古田再出发》《不忘初心》《跟着你》……第四篇章《梦想照亮新征程》中,一首首歌曲昂扬向上,一段段舞蹈刚劲有力,歌曲《走好新的长征路》将晚会推向最高潮。

整场晚会以大型情景史诗的形式,综合运用音乐、舞蹈、戏剧、情景表演、多媒体等舞台手段,突出表现红军将士在长征途中浴血奋战、克服艰难险阻的战斗生活,突出表现中国共产党人坚定信仰、追求理想、敢于牺牲、勇于胜利的精神品格,突出表现长征精神的历史传承和新的时代内涵,进一步凸显中国共产党挽救民族危难的历史担当和引领民族复兴的中流砥柱作用,进一步凝聚起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信念与力量。

(《中国青年报》 2016 年10 月20 日03 版节选)

该中文报道的译文浓缩为近200 词,不仅在格式上有所调整,变为6 段,而且在内容安排上也作了一些调整。

President Xi Jinping and other senior leaders on Oct.19 watched a gala commemorating the 80th anniversary of the victory of the Long March.

Xi Jinping,Li Keqiang,Zhang Dejiang,Yu Zhengsheng,Liu Yunshan,Wang Qishan and Zhang Gaoli joined over 3,000 spectators to watch the gala held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The Long March was a military maneuver carried out by the Workers’ and Peasants’ Red Arm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CPC)from 1934 to 1936.

The performances,including singing and dancing,recalled the hardships that the Red Army endured during the period and showcased the CPC members’ firm belief in communism,regardless of sacrifice or suffering.

It also showcased the CPC’s leading role in saving and revitalizing the nation in hard times.

From October 1934 to October 1936,the Workers’ and Peasants’ Red Army soldiers left their bases and marched through raging rivers,snowy mountains and arid grassland to break the Kuomintang(Nationalist Party)siege and continue to fight the Japanese invaders.Some marched for 12,500 kilometers.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上例所涉意象——红军长征,是国内受众熟悉的历史事件,其丰功伟绩和历史意义可谓家喻户晓。为了凸显这一意象,中文报道使用了较多的标语、歌词、篇章名称、舞蹈名称,其中不少歌舞名称同时也是诗词名称,可谓文化意蕴丰富。然而,对于缺乏足够认知背景和联想空间的国外受众来说,红军长征则是典型的中国故事,如果英文报道包含众多文化负载词,同时也没有加以有效诠释,那么他们即使付出很多的认知努力,也未必能准确把握其所要传递的文化内涵。因此,译者在译文第三段对红军长征这一历史事件进行了概括性介绍,即文化增译;在译文第四、五段则主要采用删减的方法,以高度凝练的方式展现了文艺晚会的形式及目的;在译文第六段呼应第三段,继续增补文化背景知识,简洁明晰地进一步交代了红军长征的具体时间、主要经历和战略意义等信息。

文化诠释的具体方式还有很多,比如为专有名词提供超文本链接,又如类比、改译等。它们的根本目标是一致的,即使译文更好地符合国外受众的阅读习惯和心理期待,以便于被理解和接受。下文以引自新华网刊登的习近平二〇一七年新年贺词及其英文译文的语料为例予以说明。

天上不会掉馅饼,努力奋斗才能梦想成真。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and only hard work will make dreams come true.

上例中,译者将“天上不会掉馅饼”改译为“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采用贴近国外受众思维习惯的方式来解释中国文化与智慧,比拘泥于字面的翻译要得体许多。

综上,在对外新闻翻译过程中,译者应先根据原文的明示信息、语境信息对原文的意图进行推理,深入理解领会;然后对国外受众的认知环境,如认知目的、理解水平、语境背景甚至兴趣爱好等,作出正确的假设,从而正确估计他们的期待(文军、邓春 2003:87);在此基础上,再采用增译、类比、改译等翻译策略,以融通中外的表达方式来填平中西文化沟壑。当然,诠释过载也会造成阅读疲倦或抵触心理,因此对中国文化元素的诠释要遵循新闻报道的初衷和规律,把握好尺度,适当删减也是对外新闻翻译中不可或缺的手段。

五、着力凝聚共识,调整新闻视角与呈现模式

新闻视角是指采写者把握、选择新闻角度的着眼点。在相同的新闻事件中,由于选择的视角差异,不同报道之间仍会存在新闻价值的高低之分。同样,调整好新闻视角也是对外新闻翻译工作的重要环节,尤其在有效提升新闻报道的亲和力与传播力方面,选择最能引起国外受众共鸣的角度,才能达到预想的效果,而散文式书写模式则是值得采纳的呈现模式之一。“新闻价值观是人们对事实的新闻价值的评价尺度与标准,是人们世界观和价值观的直接体现,受不同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差异的影响,中国和西方对新闻价值观及其宣传功能的认识有一定的差异,并直接地反映在各自的新闻文化上。”(杨义容 2011:114)西方新闻重视“冲突性、趣味性和情感性”;中国新闻重视“宣传功能,新闻价值取向上更重视重要性、显著性,并将重要性置于国计民生、国家安定等政治伦理的判断中”(杨义容 2011:114)。习近平指出,“讲述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是对外传播的根本要求。对外新闻翻译要改变结构性直译的传统做法,重视小故事、小人物视角的建构,“以小事件透视大时代,以小人物折射大变化,以小故事揭示大趋势”,“打造融通世界的故事载体”,“打造融通文化的人格化符号”(杨振武 2015)。故事性新闻报道也是目前西方报纸、杂志常见的一种报道方式(王灿发 2007:236)。下文以关于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农家妇女在家门口实现创业和就业的报道为例予以说明。

近年来,在平乡县妇联的引导下,当地农家妇女按照传统工艺,使用老纺车、老织布机,采用当地种植的棉花,经过轧花、弹花、纺线、织布等多道工序手工纺棉织布,生产服装、床上用品、家居饰品等品种的老粗布产品。通过传统工艺纯手工生产的老粗布产品质地优良、透气性好、绿色环保,深受各地纺织服装、家居装饰市场的欢迎。目前,平乡县形成了一条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老粗布产业链,众多农村妇女在家门口实现了创业和就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节选)

Fine quality,highly breathable and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coarse cloth has won customers in recent years,spurring business opportunities for rural women in China.

Pingxiang county of Xingtai city in North China’s Hebei province is one of the counties that have cherished a long tradition of making coarse cloth.In recent years,many women have been engaged in its production.Now the county has formed an industrial chain of making coarse cloth,helping women find a job at their doorsteps.

(中国日报网(英文版)节选)

上例中,英文报道沿用了中文报道的叙事方式,没有强调我国当前针对创业和就业出台的相关政策,也没有对相关成果和进展进行数字化陈述,而是从小事件、小人物入手,介绍随着手工老粗布的时尚化,平乡县农家妇女从传统技艺中获得就业机会和商业机会,并附上多幅图片英文报道在中文报道5 幅图片的基础上又增加了3 幅图片。。对于国外受众而言,这样的新闻视角与呈现模式平实地展现了中国普通人群的现实生活,“接地气、沾泥土、带露珠”,比起单纯讲理论、讲政策、讲道理,更易于他们从心理上和情感上接受。

一般而言,译者僵化地执行新闻翻译任务,只能产出一些不太符合国外受众阅读习惯和心理期待的作品,其传播效果可想而知。刘其中(2004:62)认为,“新闻翻译是把一种文字写成的新闻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出来,经过再次传播,使译语读者不仅能获得源语新闻记者所报道的信息,而且还能得到与源语新闻读者大致相同的教育或启迪”。在新闻翻译过程中,译者可突破程式化的翻译模式,借鉴散文式书写模式,通过对原文句法结构、先后顺序的灵活调整,以使得译文立体感、现场感更足,可读性、趣味性更强,进而给国外受众带去“于无色处见繁花”的阅读体验。

六、结语

事实上,从叙事学的角度来看,译者翻译策略的选择取决于对目标语“体裁和常规”的遵从。身为叙事者的译者有必要运用选择性采用等叙事技巧,同时根据目标语读者所熟悉的软、硬新闻等各种体裁和常规对原文进行相应调整。从翻译学角度来看,译者只有遵从规范,才能合理组织叙事文本。任何一种翻译行为都是面向目标语及目标语文化体系的行为,并且希望译文在目标语文化中能够起到一定作用、拥有一定地位,这两点决定译文拥有什么样的风格,进而决定译者采取什么样的文字操作。翻译操作是否合适归根结底是由目标语文化规范来决定,因此掌握规范是译者进行翻译的前提(Toury 2001:13)。

在通常意义上,如果译文在语言表达和叙事方式等方面符合目标语文化规范,那么其就更容易为目标语读者所接受。然而,对外新闻报道的性质决定了对外新闻文本必须表达我们的立场,因此其又不可能完全符合目标语文化规范,这样译者就不得不在充分性和可接受性之间取得某种平衡。对初始规范的选择会最终决定操作规范,而前者取决于译者对对外新闻翻译的认识。

回应前述关于对外新闻翻译“译什么”和“怎么译”的讨论,那么在“译什么”的问题上,我们认为译者主要追求充分性,勇于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在“怎么译”的问题上,则主要追求可接受性,“综合运用增述、删减、编写、转述、合并”等手段对原文作变通翻译(司显柱、赵艳明 2019:106),使译文融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和可读性于一体,从而能激发国外受众进一步了解中国的渴求。

参考文献:

Bielsa,E. & S.Bassnett.2009. Translation in Global News[M].London & New York:Routledge.

Toury,G.2001. Descriptive Translation Studies and Beyond[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戴宇立.1999.新闻策划:世纪之交的受众文化阐释[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4):75-79.

刘其中.2004.新闻翻译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洛奇.1987.宣传与“宣传腔”[J].当代传播(汉文版)(4):5.

沈苏儒.2004.对外传播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五洲传播出版社.

司显柱,赵艳明.2019.论对外新闻话语创新——基于中外媒体“中国梦”英语话语对比视角[J].中国外语(3):97-107.

王灿发.2007.新闻作品评析教程[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文军,邓春.2003.关联理论在网络新闻翻译过程中的适用性调查[J].外语教学24 (6):87-92.

杨义容.2011.软新闻英译中的读者“期待视野”——以《北京周报》为个案研究[J].长沙大学学报25 (1):112-114.

杨振武.2015.把握对外传播的时代新要求——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对《人民日报》(海外版)创刊30 周年重要指示精神[N].人民日报,2015-07-01(07).

英国柯林斯出版公司,编著.2011.柯林斯COBUILD 高阶英汉双解学习词典[Z].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2017.现代汉语词典(第7 版)[Z].北京:商务印书馆.

On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News Discourse about China for International Audience

SI Xianzhu1,WANG Jing2
(1.School of Interpreting and Translation,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Beijing 100024,China;2.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Language Cognition Laboratory,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Beijing 100024,China)

Abstract: To do a good job in the translation of news discourse about China and improve the effect of news dissemination in the world,the key is to solve the problems of “what to translate” and “how to translate”.This paper holds that the news translation about China for international audience should be bold in making our voices heard and express our position to achieve the “adequacy” of translation.If China’s news translation is to be accepted by the audience,it is necessary to pursue “acceptability” and improve the affinity and acceptance of the target text.Then the paper discusses the normative construction and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news discourse about China from four aspects:docking foreign discourse expressions,weakening propaganda accents,strengthening cultural interpretation,and adjusting news perspectives and presentation modes.

Key words: news translation;translation strategy;communication effect

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074(2019)04-0092-08

收稿日期:2019-06-17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提升我国对外新闻话语翻译与传播效果的多学科研究”(18AYY008)

作者简介:司显柱,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高级翻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翻译理论、系统功能语言学。邮箱:20160026@bisu.edu.cn。王敬,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人工智能与语言认知实验室讲师,博士。研究方向:语料库语言学。